当前位置:首页?>?小说库?>?历史军事 >

为君惹红尘小说

为君惹红尘

为君惹红尘

10.0

手机阅读

编辑:春风酿酒

作者:景凝燕

时间:2019-08-27 02:57:27

带着目的,她闯进喧嚣红尘。红尘之中,她懂了一种特殊的感情,并且拥有了它。为这种感情,她奋斗改变自己,抛弃原有的一切。奋斗了许久,她终于在她面前呈现出了全新的自己,两人的感情也一直都很深厚。奈何天不遂人愿意,再多的奋斗,再深的情也敌不过名利的诱惑,最终不过换来了一句“对不起,为我的前途,我不得不这么做。”于是,她留下一句“我不怪你,只怪我自己太傻了。”便含恨而去。多年之后,当不一样的她再次归来,再次出现在她的生命中,两人又将如何?她们能够抛弃一切,不顾世俗的眼光坚决地走在一起,过着属于她们的生活吗?
_

点评:帅气多金还专情,这样的男人是个女人都爱。

京师的街道上,来人熙熙攘攘,各位商贩们的叫卖声、表演杂技的江湖术士的敲锣声、刀棍的挥舞声……各种各样的声音充斥耳边,热闹的景象尽收眼底。就在这样的大街上,有位女子总是走走停停,偶尔回头看几眼,而她的身后跟着一位约莫十五六岁的小姑娘,身上着一身粗布衣裤,衣裤上还沾满了污渍,与前边衣着光鲜亮丽,完全一副大家闺秀的她相比,显得格格不入。这时,她再次停下脚步,回过头向那位小姑娘走去,有些不耐烦地质问:“你究竟要跟我到什么时候?若是没事就快些回家,免得父母挂心。”闻言,那小姑娘竟“扑通”一声跪下,泪眼汪汪的望着她,带着哭腔道:“奴家的命是姑娘所救,奴家就是做牛做马也难报姑娘的恩情,请姑娘不要嫌弃奴家,让奴家留在姑娘身边服侍姑娘吧!”“可你若来服侍本姑娘,你爹娘又该如何安置?”她皱着眉头问。第一次出门就遇上这样的事,都怪自己过于任性,非要孤身一人来寻找恩人,现在倒好,人尚未找着,倒是惹了一小麻烦。“爹娘都在年前过世了,奴家如今已是孤身一人,就让奴家留下来服侍姑娘吧!”小姑娘说得泪如雨下,说完还不忘一个劲儿地磕头,似是害怕前边的人会拒绝。“好了好了,你再磕下去额头就要留血了。我答应你了便是,你快些起来吧!”他连忙答应,还上前去将这小姑娘扶起,看着她额上一块红肿,丝丝血迹从额上渗出,血腥味直扑鼻间。顿时心里有股异样的冲动,精神也有点恍惚,便即刻退开几步,移开视线,忽见不远处有一医馆,便说:“你先跟我到前边去包扎一下,然后再随我去换一套衣服。”说完就直接往前走去,小姑娘回神,紧随其后。换装整理过后的小姑娘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只是额上的纱布有些碍眼,但这对于陆心绝来说是件好事,毕竟她现在是闻不得血腥味的。看着这灵秀的小丫头,她会心一笑,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奴婢珠儿。”珠儿依旧低着头看着脚尖,不敢直视她。“猪儿?哧……‘猪’字可是‘猪牛羊’的‘猪’?”陆心绝忍不住笑道。珠儿听了却不由得红了脸,弱弱道:“姑娘莫要取笑奴婢,‘珠’是‘珍珠’的‘珠’,而非‘猪牛羊’的‘猪’。”“对不起,我不该拿你取乐。但有一言我先说明了,你可以跟着我,我也会给你安排住处,每日你亥时前就入睡,即便难眠也不准离房。京师地广人杂,一个姑娘家夜间还是少出门为宜,你可明白?”陆心绝一脸认真地说。见她这般认真,珠儿应承道:“姑娘要求如此,奴婢定会照做。谢谢姑娘关心!”“呵呵,你也不必这般见外,往后你要跟着我,叫我姑娘难免让人觉得生疏。我叫陆心绝,应该比你大,你可唤我姐姐。”“这可万万使不得。”珠儿惊慌地拒绝,“姑娘是奴婢的救命恩人,奴婢怎可高攀姑娘?奴婢还是唤姑娘小姐吧!”“小姐?这二字听起来倒顺耳多了,你若觉得这般叫顺口,便依了你吧!”陆心绝满眼带笑。此次出行为的是寻她父母的恩人,也不知那恩人何时才能寻得,既已出来便顺道到处看看,路上有个伴也是个好事。怕只怕这珠儿会是个不安分的丫头,若是如此丢了命也怨不得谁,毕竟她已告诫过珠儿不要乱走动。恩人当年搭救陆心绝的爹娘时并无透露出自己是何方人士,更无道出自己姓甚名谁,只是将他们夫妻两送到一处安全的地方便匆匆离去,之后再也没有出现。时隔多年,他们已记不得恩人的样貌,寻找恩人的唯一线索便是他当年匆忙离去时遗落的玉佩。那玉佩绿光莹莹,雕工精细,一看便知是上乘之宝,非一般人家所能拥有,恩人定是一有身份地位的人士,要寻恩人尽往官家和富贾之家寻去便是。又想,近二十载岁月中,皇帝都换了,指不定恩人早已今非昔比,只是一介贫民,便觉此计不通,只好暂且作罢。直至前几日,从未见过外面的世界的陆心绝难耐内心的好奇,便以外出寻找恩人为由执意要离家远出。疼爱女儿的夫妻两本不愿女儿离开,可见她如此坚定也就不加阻止,只是送了她一根收藏多年的鞭子给她防身,他们清楚,经过多年的培养,女儿有能力保护自己。于是,陆心绝满心欢喜地踏上了寻找恩人的旅途。今日早晨,当陆心绝还在一棵树上睡觉时,树底下传来了一阵嘈杂声,搅得她睡不安宁,心烦气躁之下便伸手抓了一个圆圆的东西,用力一扯,随即往树下砸去。这一砸使那嘈杂声更甚,只听得一男子哀嚎一声,接着是男子的暴怒声以及女子的哭泣声和求饶声。料不到树底下的一男一女这般没完没了,她满腔怒火的腾身而起,轻轻一跃便从树上下来,期间还腾空给了那男子一脚,然后落地、站稳。男子因突如其来的一脚而一个踉跄,险些倒下。男子起身,回眼一望,一位如花似玉的娇美姑娘立于前方,当即眼冒桃心,直吞唾沫。如此貌美的女子,若能迎娶入门,岂不美哉?于是一骨碌从地上爬起,忘了这位女子方才送了他一脚,跑至她的跟前,正欲抓住她却被她机灵一闪,躲开了去。美色当前,如此猥亵的男子又有何怒气可言?依旧满脸带着猥琐的笑,只是站立不前,开口道:“敢问姑娘芳名?”陆心绝闭口不答,侧目扫了一眼还应惊吓而坐在地上发抖的小姑娘,而后准备离去。脚才迈开一步,男子便堵住了她的去路,色咪咪地盯着她:“姑娘何必急着离去?跟爷回去,爷让你吃香的喝辣的,穿金戴银,享尽荣华富贵。”末了还露出自以为灿烂的一笑,那满口黄牙被表露无遗,看了就让人生厌,让人觉得恶心。陆心绝依旧沉默不语,嫌恶地瞥了他一眼,转身,往另一个方向走去。可那男子并不想就此放弃,依然挡住她的去路,如此反复数次,陆心绝再也忍无可忍了,怒喝道:“让开,莫要挡住本姑娘的去路。”被她这么一吼,男子怒了,粗声粗气骂开来:“臭婊子,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乖乖跟爷回去,否则不要怪我对你不客气!”陆心绝又岂是个受得了气的主,听对方对自己如此大呼小叫,冷笑一声道:“我倒要看看是谁对谁不客气。”话音刚落,一根鞭子从她袖中被抽出,然后一甩鞭,一鞭子打在了男子的身上,被打之处当即皮开肉绽,却未见血。而后她鞭子一收回马上就走,原先被欺负的小姑娘回过神来,随着她离去。而那男子此时疼痛难耐,已无暇去理会离开的两人。…………“小二。”刚踏进客栈,陆心绝就扯着嗓子往里边喊。“来咯。客官有什么吩咐?”一小二闻声应道,边把抹布往肩上挂边向她走来,等到来到她跟前便哈着腰,完全一副下人的模样。“这儿可还有客房?”陆心绝问道。“有,有,有!不知客官要几间客房?”有客上门,小二乐得合不拢嘴,连连应承。“两间。”“好咧。客官请这边走。”于是,陆心绝领着珠儿随着小二来到二楼客房。她与珠儿就在相邻的两间房,小二先带她到房里。安置好就要离去,临行前却被陆心绝叫住:“小二,等会儿你弄几个小菜送到你身旁这位姑娘房里去。”随后又转对珠儿说:“回房之后吃点东西,然后早些歇息。我也乏了,没事不要来打扰我。”在这情况下,最大的当属陆心绝,其余二人听了只有点头称是的份。应下她的话后,那二人就离开了,陆心绝一头倒在床上,很快沉沉入睡。

展开内容+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Copyright ? 2010-2017 光芒石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