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小说库?>?历史军事 >

繁花似锦亦未然小说

繁花似锦亦未然

繁花似锦亦未然

10.0

手机阅读

编辑:对酒眉

作者:七年涟漪

时间:2019-09-01 02:57:25

他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太子爷,他是身世迷离的青楼小倌,他风度翩翩,温润儒雅,骨子里面却邪佞风流,他外表柔弱,却不愿向命运低头。 身份悬殊的两人却在青楼一遇之后,不知不觉结下惑世的情节。 他是他的大克星,他是他抢手太子王妃。它们到底是“夫妻”?还是死亡对头?还是……

点评:眼前仿佛还能看到他收到礼物的时候,嘴角闪过的那一丝惊喜的笑意。

第一章偶入潇云楼皇城三月,草长莺飞,万物复苏,处处都是一派生机勃勃。太子府。清晨,一道道柔和的阳光透过书房精致的镂空雕花门,射入房内。吱呀一声,房门被小心翼翼的打开了,一个身着朝服的身影缓缓的踱入房内。“微臣叩见太子殿下。”丞相顾毅之的清晰的声音在书房回荡。半晌后,从书案后传来了太子林方宇的声音“顾丞相不必多礼,昨日送来的奏折本王已经全部批阅完了。”“太子殿下辛苦了!”顾毅之打从心底佩服这位太子啊。他当朝为官多年,见过的皇子和王公子弟不计其数,唯独这方宇太子没有这纨绔子弟的骄纵,对任何人都谦谦有礼,虽才华横溢,文武双全确不恃才放旷,自从三个月前试着接掌朝政以来,把国家治理得井井有条,方宇的统治才能较皇上来说,可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想必日后定是一代明君啊,我大凌朝虽建朝不过数10载,但确拥有两大明君,能为这等明君效忠,快哉快哉啊!! ̄想到这儿,顾毅之不禁偷笑[汗 ̄ ̄]“顾丞相!顾丞相!?”回过神看见太子殿下正一脸疑惑的看着自己。“顾丞相想得如此出神,所谓何事?”“呃,没事没事,多谢太子殿下关心。”顾毅之暗暗擦了一把汗……林方宇示意在身边站着的贴身侍卫秦务观“务观,把桌子上的折子给丞相大人递过去,丞相大人若无其他事,可否先行退下。”“是,有劳太子殿下了,微臣告退。”说着顾毅之捧着一堆折子,起身便离开了。“呼呼,终于走了!! ̄”就在门合上后一瞬间,林方宇立刻原形毕露,换下了那副器宇轩昂的姿态,整个人无力的趴在书案上,嘴里开始絮絮叨叨的跟秦务观抱怨道:“呼呼,总算批完了,每天都为国家大事操碎了心,为何父王一定要我当储君呐 ̄ ̄ ̄那么多皇兄皇弟,怎么就偏偏挑上我呢。务观啊,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秦务观:“……”突然,原本瘫在书案上的林方宇噌的一声坐了起来,双眼放光,嘴里幽幽的说道:“务观啊”“属下在。”“我们……再溜出去玩吧,嘿嘿!!”“呃 ̄太子殿下,这样做不妥啊,属下认为殿下应该……”“不要废话了,务观你我从小一起长大,我的性格你应该最清楚,走吧走吧。”秦务观连话都没说完,就被林方宇生拖硬拽的拽出了太子府。热闹熙攘的大街上,两个俊逸的男子格外引人注意。“出来走走感觉就是好啊! ̄”林方宇舒畅的感叹道。“……”秦务观满脸黑线的跟在林方宇身后,哎!! ̄也罢也罢 ̄ ̄其实说白了殿下也不过是个18岁的孩子而已,想到这秦务观不禁无奈的扶额苦笑!“务观……”林方宇突然停下脚步轻唤身旁的男子。秦务观抬起头。林方宇伫立在这热闹熙攘的街上,看着这些来来往往的百姓,觉得有一种责任感渐渐爬上心头,“这些就是我的子民,这就是未来我要坐拥的江山吧?当我坐上那个位子,会很寂寞吧! ̄ ̄ ̄”“殿下,您为何会这么想呐?!”秦务观不解。“务观,叫我的名字,我不是什么殿下,我只是个普通人。你没听过高处不胜寒么,权利,地位,身份凌驾于所有人之上,到了那个时候,身处那个位置,我又应该以什么姿态面对?你……要陪着我啊!……可以么?”林方宇的语气似在命令,又好像在不安的乞求着什么。“殿……呃,方宇,我秦务观有生之年必定会永伴你左右。”其实遇见你的那天秦务观已经决定要永远留下了,留在你身边……“务观,空口无凭,击掌立誓如何!? ̄”“好!!”秦务观不假思索的回答。在这阳春三月,在这皇城的繁华街头,两个男子击掌立誓,允诺下属于他们的约定。“太好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林方宇晓得格外开心。眼前的林方宇,让秦务观想起11年前,自己刚刚被安排到殿下的身边。那年王后娘娘因恶疾去世了,皇上一夜之间好似苍老了数十岁。10日之后,皇上没有同任何大臣商议,便下旨张贴皇榜,向天下宣布:林方宇为我朝太子,大凌未来的储君!圣旨一下,朝廷,天下,刹那间炸开了锅,非议,称赞,流言纷纷四起。也引起了宫里的战争,许多已诞下子嗣的后妃和身世背景不凡的娘娘为了稳住自己至高无上的地位,或自己孩子的前途,对林方宇起了灭口之心,多次暗暗向方宇太子下毒手,只是碍于皇上对方宇太子的庇护,迟迟没有成功的去除这颗“眼中钉,肉中刺”。皇上考虑到大凌江山根基未稳,为防宫中大乱,再惹出更大的事端,引起朝廷动荡,便没有彻查这些事情,但又担心方宇再次受到伤害,于是就秘密的从各地找来30名优秀的少年,进行最残酷的地狱式训练,在这30个人里最后留下来的,将承担起终生保护太子的重大使命。没想到自己就是这个唯一留下来的人 ̄ ̄。那时,方宇还是个7岁的幼童。由于王后娘娘的离开,以及众妃嫔的迫害给林方宇带来了极大的心里阴影,年幼的林方宇,常常在恶梦中被惊醒,自己瑟缩在床角。这就是秦务观第一次见到林方宇的场景。看到此情此景让深深的刺痛了秦务观的心,他悄悄的走到床边,生怕又惊动了这孩子,伸出手爱怜的轻抚林方宇的那低埋在双臂里的头。林方宇倏的抬起头,哭肿的大眼睛三分疑虑七分恐惧的注视着眼前的这个少年,“你……你……是何人!?”小心翼翼的问话。秦务观弯下腰,注视着这个孩子,半晌后,柔声的说道“呵呵,太子殿下,我叫务观,秦务观 ̄!”“秦务观?!那……你来这里做什么?”稍稍降低警戒。“我是来保护殿下的,有属下在,谁都不能再欺负殿下了!”“真的!?”秦务观一言,立刻换来了这个孩子的欢呼雀跃。“真的!以后属下天天陪着殿下您,所以殿下勿需再害怕啦,来!不要缩在这里,会着凉的,殿下乖 ̄ ̄!过来躺好。”秦务观哄着林方宇,把他从床角拉出来。“务观真的不走了么?”小方宇拽着秦务观的手不放。小心替林方宇盖上被子,为他拨开散落在额前的发丝“对,属下绝不骗人! ̄”“务观,自从母后去世以后,除了父王以外,你是对我最好的……。”说着说着,林方宇的稚嫩的童声越来越弱……秦务观伫立在床头,俯视着睡梦中的林方宇,那样子真可爱。“方宇殿下,我秦务观一定会好好永远在你身边”秦务观在心里默默许诺……没想到这一眨眼,已经过了11个春秋了。微风拂过,带来了一阵幽幽的琴声,琴声委婉连绵,犹如山泉从幽谷中蜿蜒而来,缓缓流淌。听得路人无不痴醉。路人甲:“这潇云楼的新头牌可是个大美人儿!!,不但人美连琴都弹得那么勾人啊 ̄!”路人乙:“潇云楼的新头牌?你说的可是那个倾繁的美人?!”路人丙:“真是太完美了 ̄!”路人丁:“对啊,要是能尝尝这美人儿,那可就,嘿嘿……嘿嘿……路人…………路人的对话激起了林方宇的好奇心,这倾繁是何许人也?潇云楼?青楼名妓?奇女子?林方宇邪气的钩起嘴角:“倾繁?!那本王就来会会你。”“务观,我们走 ̄。”“去哪里?”“青楼。”林方宇语气平静。“不可以!!那种地方怎么可以去?再说了,你是……哎!方宇你等等我啊”等秦务观罗嗦完,林方宇已经走了老远了。由着琴声的带领,二人走到了京城里最热闹的烟花柳巷。放眼望去,尽是人山人海。跻身进入其中,两旁皆是在招客的花娘,浓烈的脂粉味让人窒息,林方宇不禁皱起眉头,一次次推开那一双双充满欲望的手,好似冥冥中的指引,越往前走,琴声就愈发清晰。这不禁让林方宇加快了脚步。突然,远处一座被翠竹环绕的小筑吸引了他的眼球,烟花之地竟有如此清幽,雅致之地?这时,一个幽美,魅惑的歌声,闯进了林方宇的耳中。世味年来薄似纱,谁令骑马客京华。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矮纸斜行闲作草,晴窗细乳戏分茶。素衣莫起风尘叹,犹及清明可到家。………………………………………………[选自临安春雨初霁陆游]走近,【潇云楼】三个大字豁然出现在眼前。潇云楼门口站着一男一女。李员外:“老板娘,你们家倾繁今晚就归我了吧,要多少银子,老子给你便是!!”说着,从腰间拽下钱袋,抽出一打1000两的银票。塞进女人的手里。老鸨:“李员外啊,这个,你不要为难老鸨我啊,只是我们家倾繁是卖艺不卖身的。”李员外:“少跟我扯淡,在这种地方卖身是迟早事,老板娘,你就把倾繁……给我吧!”继续塞钱。老鸨:“不行啊……”啪———!一声巨响,从潇云楼大堂传来。老鸨顾不上那个什么李员外的,转身就冲进了内堂。林方宇和秦务观也跟着老鸨,进去了。潇云楼大堂大堂中央,一个小丫鬟跪在地上哭着,她的左脸有一个通红的巴掌印,一个喝酒喝得满脸通红的富家公子哥,指着一个跪在地上的小丫鬟,骂道:“妈的,没……没看见大爷我……吗!?竟然敢撞我!臭丫头,看来你是欠管教了。”小丫头苦苦求饶:“公子,对不起,对不起,奴婢不是……不是故意的!”“找死!! ̄”说罢,他抄起身边的椅子就朝小丫鬟的脑袋上砸去。眼看着这个可怜的小丫头就要头破血流的时候。“住手!”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一只手接住了那张来势汹汹的椅子。第二章英雄救美“啊!”众人一声惊呼。顺着那柔弱确有力的手腕望去,一抹雪白而纤细的身影映入眼帘。林方宇的目光一下子全停留在了那抹雪白上,喃喃自语道“好一个倾国倾城的女子啊……”。只见那人儿微微抬起头,那双向上微翘的眸子,以妩媚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眼前这个满身酒气又脑满肠肥的男人。红唇轻启,略显中性的声音响起:“李公子,为了一件小事生这么大气,可不值得呀!”李公子闻声,微眯起那两只贼眉鼠眼,上下打量了一番身前的人:“哟呵………这……这不是,不是我们潇云楼的大美人倾繁嘛~!”说着边凑近谢倾繁,边把魔爪伸向了那张干净的脸蛋,眼看就要吃到豆腐时,谢倾繁不动声色的微微一倾身,避开了。“承蒙李公子厚爱,能否给倾繁赏个脸,喝了一杯酒,您就大人不计小人过,放过这丫头吧”谢倾繁一手从桌上端起一杯酒,送到了李公子的面前,随便也拉开了彼此间的距离。另一只手偷偷伸到后面,打着暗号,示意让小丫头先行离开。那丫头立马会意了,慢慢的挪到了谢倾繁的身后,小心翼翼的往侧门移动,就差一步就要成功脱离危险的时候……“给老子站住!!~想跑是吧?!啊!!”突然的一声斥责,吓得那丫鬟一怔,接着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她恐惧的回过身,语气颤抖“公……公子……奴婢不敢了奴婢不敢了……不敢了……呜呜呜呜呜呜呜!不敢了”还没说完就已经稀里哗啦的哭起来了,还不停的咚——咚——咚的给李公子磕头,在场的人看了无不动恻隐之心。林方宇刚刚想冲上前去解围,却被秦务观死死按住。秦务观压低声音,在林方宇耳边说到:“殿下!注意身份,切忌,不可轻举妄动……”正在这时那男人抬起一只脚要往小丫鬟身上招呼,“不要~!”谢倾繁倏忽拽住了那男人。李公子瞟了一眼放在自己身上的小手,不怀好意的笑起来:“嘿嘿嘿嘿,既……既然倾繁如此护着这小奴婢,大爷我……我也不是那种,不通情达理的人,只要今晚……倾繁乖乖的从了大爷我,今天的事儿就……就算了,嗯!~”说罢一手紧紧的捏住谢倾繁小巧的下巴,龌龊的嘴径直往谢倾繁的红唇印了上去。正当两人的唇就要相处时,一个拳头狠狠的砸在了他的脸上,“嗷嗷嗷,谁!!?哪个王八蛋打老子”他捂着肿起的半张脸,一抬头就看见了站在自己面前,还高自己大半个头的林方宇。他那双小的差不多只有一条缝的眼睛,看着一脸无所谓的林方宇直冒火,脸憋得跟猴屁股似的,噌的跳起来【哇!!跳得好高啊!】,“臭小子,活腻了是不是?!”伸出一只猪蹄往林方宇的肚子扫去。“噢——~!!!”又是一阵杀猪般的惨叫,只见林方宇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扭过那只猪的挥过来的蹄子使劲压在了他的身后,单膝把他放倒在了地上。林方宇一脸不懈的说:“活腻了?!现在是谁活腻了?!快点道歉,要不然……可不怪我了!~”手暗暗使劲一拽。痛的他又哇哇直叫换,“痛……对不起,对不起,公子饶命~对不起对不起!!”“姑娘认为可否放了他呢?!”林方宇望着谢倾繁温柔一笑。“姑……姑娘!??”谢倾繁满头黑线的看着这个对自己笑的男子,嘴角若有若无的抽搐。这时,又从人群里钻出一个人,看了一眼现场的状况,“这是,你……你……你们……”他指着林方宇语无伦次的嚷道。林方宇定眼一看,这人怎么似曾相识啊?!突然想起,这不是刚刚在潇云楼门前的什么李员外嘛。自己教训这小子跟他有什么关系?!!林方宇也不禁疑惑起来。“爹~!救我……呜呜呜。”那只猪张口叫到。原来是父子,难怪都那么猥琐。林方宇放开了手,直见李公子连滚带爬的滚到了自己老爹的跟前,恶狠狠的盯着林方宇:“爹,就是这小子,你看我的手都被勒红了。爹要给我做主啊!!”献宝一样撩起自己的袖子“爹,我想要倾繁,都是这小子捣乱,要不然差一点就可以……”李员外听到脸霎时黑了一片,一巴掌呼了上去“你想要倾繁?!敢跟你老子抢人,臭小子!!我看你是欠管教了,给我回去抄《资治通鉴》500遍,起来!”李员外气急败坏的揪起儿子的耳朵就往外拖。“啊!啊啊啊!!疼!爹放手……放手……!!爹……”在众人的哄堂大笑中,这场闹剧也就这么结束了。林方宇走到谢倾繁面前,微微颔首。“姑娘,没有受惊吧?!”林方宇关切的问道。“呃……等……等一下”某谢脸色开始变红。“姑娘,有没有受伤呀?!”林方宇紧张的望着谢倾繁。“你……我是……”某谢脸色苍白。“姑娘!?姑娘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啊?”林方宇仍然执着而且毫无危机感的喋喋不休。谢倾繁的脸已经全黑了。一股强烈的气场在空气中弥漫,突然一阵阴风吹过……潇云楼的大厅传来某人的咆哮!“我是男的!!!!!”

展开内容+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Copyright ? 2010-2017 光芒石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