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小说库?>?历史军事 >

醉爱红尘小说

醉爱红尘

醉爱红尘

10.0

手机阅读

编辑:朱唇点点醉

作者:飘飞絮

时间:2019-09-02 02:57:27

[标识:随即诗句]

点评:情节新颖,故事曲折行云流水

第1章黑漆的暗房里伸手不见五指,阴森而潮湿,空气里全是发霉的气味,若芸熙瑟缩着靠在墙壁上,努力睁大眼睛看着周围,除了黑漆一片就是死一般的沉寂,心里除了恐惧再无其他,听过的一些鬼故事不择时机的窜入脑海,眼睛眨都不敢眨动一下,生怕眼前出现幻影。神经绷到了极限,极近崩溃的边缘,忍不住落下泪来,且努力忍着不敢出声,生怕惊动了哪个鬼神而找上她,她好怕,真的好怕,早知有这麽一天就不该听那些鬼故事,也许现在就不会如此害怕了。不知父母为什麽这般狠心,她只是说了自己的想法,坚持了自己意念,有什麽错?竟被狠心的关进暗房,自小就使她恐惧的地方,听人说这里经常闹鬼。她自小就极爱听鬼故事,听了虽然害怕可还是忍不住要听,没事就缠着哥哥给她讲,哥哥是这个家里对她最好的人了,其他人说不上亲近,也算不得疏远,就在两者之间,不冷不热,温的正适合,她并不讨厌这样的境况,似乎这个家里有她不多没她不少,事事只是站在一边旁观而不会涉及到她,她也会安静的如虚无的空气一般,在角落里安然的存在着,是家里的乖乖女,一个极易被忽视的人,哥哥姐姐才是家里的焦点,宅门的重心。正哭着一道亮光从头上射了进来,若芸熙被突然的亮度吓了一跳,抬头望去,原来是窗户被人打开了一条缝,光亮就是从那里投进来的。“芸熙你还好吗?”是哥哥的声音,这个时候只有哥哥才能想着她,由不得哭出声来,抽泣着:“哥哥,我好怕。”“芸熙不怕啊,哥哥在这里呢,不怕,不怕。”若志鹏听着小妹细弱委屈的哭声心疼极了,一连跌声的安慰着,心下怨责父母心狠,竟然如此对待他们最小的女儿。“哥哥,我不要嫁,人家看上的是姐姐,为什麽要我嫁,明知道那是个终日浪荡不羁,穿梭于花街柳巷的花花公子,为什麽舍不得姐姐,却舍得把我送入火坑。”若芸熙哽咽着说:“莫非我不是父母的亲生骨肉?他们这样忽略我的感受。”“小妹,你先别急,哥哥这就去跟父母说,劝他们退了这门亲事,既然是火坑,你们两个谁都不能往里跳,你等着啊,饿不饿?要不要弄些吃得给你?”“我不饿,就是有些怕。”若芸熙说着往四周的黑漆一片看看,有阴森的寒气围绕着身体流动,小手用力抱着窄小的肩膀,吸吸鼻子说:“还有些冷,这地方太潮湿,太阴冷了,还有……我害怕有……”声音突然很小,不敢说出那个字。若志鹏不免苦笑一下,知道她怕什麽,怕的竟连那个字都不敢说,这倒是次要的,只是这暗房终日晒不到阳光,肯定格外潮湿阴森,小妹在这种地方关久了,不生病才怪呢,不行,他必须马上找父母,劝他们把小妹放出来。“小妹,不用怕,这里没有不干净的东西,那些谣言都是吓唬人的,莫怕啊,我这就去求父母把你放出来,窗户我就不管了,有些光亮照着,你就不怕了,温暖的气息进去也好冲淡些潮气。”若芸熙乖巧的点头,听哥哥这样说她的心安然了许多,轻声应着:“我知道了,你快一点去劝爹娘吧。”若志鹏这才转身快步往爹娘的住处走去,心里思量着怎么说才好,他一定想尽一切办法,把小妹救出来。第2章若夫人此时正气恼着,坐在桌子旁边,眉头紧皱,一双眸子阴寒冰冷,气呼呼的说:“这丫头简直气死我了,平和看着温和听话,今天也不知哪根筋搭错了,竟然学会了顶嘴,真是气死我了。”若青海面色倒没那般激动,眉宇间似有一些不忍,瞧了一眼自己的夫人,淡淡的说:“我们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她毕竟是我们自小一手养大的,我思来想去觉得这几个孩子中还最数她懂事,懂得体贴我们,这样做总觉得心有愧疚,她也听到了一些朱家公子的一些传说,难免心中不愿意,平时看着文静,并不代表她没有想法,没有脾气,只是我们平时太过忽视她了,没有发现罢了。”“那又怎样?就算她有多不喜欢,我也让她嫁,难道你真舍得让芸贝嫁过去?芸贝自小娇生惯养,那脾气只有别人让她的份,哪有她处处让人的道理,听说那朱家公子脾气也是一等一的坏,芸贝哪受得了,芸熙就不同了,自小就极能忍让,说话也好脾气,性子温和,是嫁过去的不二人选,老爷决不能有这恻隐之心,如若存了,谁也不舍,你怎样和朱家交代。”若青海没再说话,皱着眉头端坐在一边思忖了半天,也没想到两全的办法,这两个女儿取舍哪一个他都不舍。若志鹏走到门口正听到父母的谈话,心里十分气愤,大步走进房里,不满的看了一眼父母,压抑着怒气使声音平和些说:“你们未免也太偏袒芸贝了,这样对小妹太不公平,自小你们就对小妹视为不存在一般,反而对芸贝疼爱如掌上明珠,我不明白怎么会有这麽大的差别,同时您们的女儿,待遇却有如此大的落差,小妹那样一个乖巧平静的女孩子,您们舍了,就不会觉得心痛吗?”若夫人看着儿子,声音温和了许多“那要如何?朱家我们是万万惹不起的,必要嫁一个,芸贝绝对不可,她的脾气你也知道,自小就刁蛮任性,嫁过去还不把朱府弄得人仰马翻才怪,就那朱公子的脾气,会吃大亏的,所以只能芸熙嫁,她性子温和,且能忍让,不会惹出什麽是非,才可以起到联姻修好,对我们两家都好。”若志鹏不满的看母亲一眼“您别忘了朱家看上的是宛如,并非芸贝,这样私自把人换了,朱家能够罢休吗?小妹放到他家岂不是任人宰割,以泄气愤。”若夫人轻轻叹了口气,淡淡的说:“那要看她的造化了。”“不行,我绝不同意,绝不让小妹受苦。”若志鹏坚决的说着,气愤的看着面前的父母,不明白他们为什的么对小妹这般残忍,不顾她的安慰,楞要推入火坑。若夫人无奈的看一眼拧眉立目的儿子,侧头看了一眼丈夫,决定说出实情,“芸熙不是你的亲妹妹,芸贝才是,所以你该疼爱的是芸贝,并非芸熙。”轻声的几句话却如此雷人,若志鹏呆愣在当地,半天才回过神来,不确信的看向父亲。若青海坚定的点了点头,证明妻子说的都是实情,“她只是我从旷野捡回来的弃儿,自幼拉扯这麽大,自问对她没什麽亏欠,这件事也许……”若青海看了看自己的夫人,咽下了后面的话。

展开内容+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Copyright ? 2010-2017 光芒石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