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小说库?>?历史军事 >

画莲秋小说

画莲秋

画莲秋

10.0

手机阅读

编辑:长歌陌路

作者:墨烬颜

时间:2019-09-07 02:57:23

:历史太庞大、太漫长,我们却如此渺小,只属于历史的尘埃,终将被时间所遗忘。国家、政治、统治之类的事,我,不想明白。那些对我而言是如此的遥不可及,我,从未真正愿意去了解过。虚空浮华的世事与我们擦肩而过...[更多] 书籍简介:历史太庞大、太漫长,我们却如此渺小,只属于历史的尘埃,终将被时间所遗忘。国家、政治、统治之类的事,我,不想明白。那些对我而言是如此的遥不可及,我,从未真正愿意去了解过。虚空浮华的世事与我们擦肩而过,形同陌路,但我们却总试图伸手去捕捉那些虚幻的东西,如此卑微抑或是悲哀如今早已不从考证…

点评:不要被表面的现象给欺骗了,一点都没错。

第一章在佛教之中,优昙华、曼陀罗花、莲花与山玉兰被称为佛教的四大吉花。传说每当主神(即佛祖)显现之时,天空就会降下四花,象征着吉祥与美好。因此,在天界之中,四花也是因主神亲自所创,而地位比一般神高出一层。四花之中,曼陀罗花则长久居住冥界,莲花则一直陪伴主神,山玉兰便一直久居天宫,陪在王母与玉帝身边。只有优昙华,世称其花三千年一开,值轮王及佛出世方现,喻极为难得的不世出之物,因此在佛经中常用以喻佛、佛法之难得。“昙华,昙华。”沙华在三途河边喊着,一个墨色长发的女子,冲着河边一个有着相同发色的女子高声喊着。女子无奈的叹口气,准过身看着她,“沙华(即为曼陀罗花),做什么?”“没什么,只是冥王喊你去而已。”沙华顺了顺长发,凑到女子身边,“虽然不知为什么,但好像是要去做什么大事似地,你这次小心点哦。”“恩。”昙华点点头,起身迈着莲步向冥府走去,“你找我?”“是昙华么?”书桌前的位子上,一个长发树冠男子满脸愁容的坐在椅子上,修长而又白皙的手指时不时的敲着桌子,“你来了啊,有些事情需要你去办下。”“事情?还是我做?”昙华微微皱起秀眉,脸上却是忍不住的惊讶。是的,做为四花中的她,或许是因为主神的关系,一直以来她们四人都只是观测的着世间万物,就算万不得已要下界去办事,也都是她们三人中的一人去,而这次却要自己前去,莫非是出大事了?“这次的事,只怕你不去,办不下来。”男子往后一靠,微微皱着眉头,“不知是谁擅自改了天律,将人间的次序全部打乱,原本这个时辰应是四国统一的时候,可因为天律的改变,而让四国的统一推迟几年。而现在我与天帝商量了一下,我和他会各派一人到时一起去,这样也好有个照应。”“所以就让我去?”“怎么?不愿意?”“这倒不是,只是……觉得有些奇怪,为何是我,而不是沙华。就能力而言,我与她应该差不多,倒不如说还不如她。”“……”男子静静地看着眼前的女子,是的,为什么是她而不是沙华呢。这个问题的答案,或许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只是,当时从主神这里听到信息的时候,他也就答应了。虽然心中忽然愣了一下,但却也答应了下来。是啊,为什么是她呢?她与其他三人,是不同的,虽然有着相同的发色与相似的容貌,但那双眼睛却是不同的。那双,蓝紫色的双眼,里面空无一物,但却异常的深邃,让人有种想让自己的身影映在里面。难道真的是为了那句“优昙花者,此言灵瑞。三千年一现,现则金轮王出”吗?“罢了,我去就是。”昙华无奈的叹口气,“还有谁”“……讶晓。”听着男人说出的名字,罗华眼神里一瞬间忽然闪过些什么,但很快就被掩饰下去,再也看不出来,“……是吗,知道了。”“好了,你下去吧。准备一下,时辰到了,便走吧。”男人挥着手,对眼前的女子说着。“呐呐,昙华,那个黑老头叫你去做什么?”一出门就被自己的沙华缠着,看着她像一只花蝴蝶般的在自己身边飞来飞去,不由叹口气,拉住了她,“你做什么?绕来绕去,你也不头疼。”“哎呀,你这是怎么和姐姐说话的,再说人家只是好奇黑老头叫你去做什么。”“也没什么,只是要我去人间一趟,而且,这次看来短期内不会回来。”“哎?!怎么这样啊!那岂不是我一个人了?!”沙华一脸难以置信的尖叫起来,脸上的表情也瞬间由惊奇转为是失望。“不是还有你口中的那个黑老头么。”看着一眼满脸失望的女子,昙华不慢不快的说着,“而且,现在我不在不是正好么,这样你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去亲近他了。”“你,你在说什么啊!”沙华狠狠瞪了一眼昙华,一张小脸顿时羞的通红,“不和你说了!”看着跑开的姐姐,昙华忍不住笑出声,边笑边无奈的摇着头。这个姐姐也真是的,就她那点心事,能瞒得住自己吗,何况当初主神创造的时候,虽然本身就是她的力量比沙华要弱但却也很极致,这应该说是主神对她的偏爱呢,还是应该说是对她的惩罚呢?!“哎哟。”忽然感觉到自己的头内什么东西敲了一下,昙华转过身看过去,却看见一个穿着白色衣衫的胸膛,熟悉的问道从鼻尖传来,不由往后退了一步,一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自己的视线里。“冥渊啊,原来是你啊,不过你敲我做什么?”“还不是因为你站在路中间发呆,所以我才会想敲敲看,看看你是不是呆了。”那个被称为冥渊的男人,一脸理所当然的说着,脸上还尽显一副“本该就是如此”的表情,“对了,听说父君刚才有找你?又有事情了?”“差不多吧,只不过这次要去人间一趟,而且估计短时间会不来。”说道这里,罗华不由深深的叹了口气,“还有,你能不要每次见到都敲我头吗。”“阿拉,怎么了,这习惯不是被你带出来的吗。”冥渊丹凤眼一挑,邪邪的看着她,做为冥界公子的他,从小便和昙华、沙华一起长大,虽然沙华年纪上比他们略大一点,但其实看起来都是昙华在照顾他们。也说不清为什么,每次他与沙华在一起的时候就觉得有些不自在,因此在三人之中,他与昙华的感情也是最好的。“父君也真是的,总是让你去做事,也不知道多让沙华去忙忙。要不我和父君去说说?”“说什么?”昙华有些无奈的看着眼前这位二世祖少爷,“估计这次就算你去说也没什么用,这次是主神指明要我去。”“主神?这和他又扯上什么关系了?”“因为一起去的还有讶晓,所以就有关系了。”“他也去?”冥渊不由皱起了双眉,心中却暗暗想着,怎么那个人也去,又细细看着眼前这个女子,最后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好了,那你去准备,我先走了。”看着有些急色离去的背影,昙华有些莫名的想了想,但发现那位二世祖的想法不是常人能理解的,便也就此作罢了。几日后,来到轮回台,看到讶晓的同时,却发现冥渊也在那里,两人正面对面站着,干瞪眼的看着对方。“你们在做什么?比眼力?”“哼,”冥渊一声冷哼后,扭过头看着昙华,“沙华呢?没来送你?”“恩,来了哭哭啼啼的反而不好,所以就没让她来。不过,你怎么在这里?来送我的?!”显然有些不相信眼前这个男人会好心的前来送自己,但对于他为什么会出现还是很好奇。“哼,我也去。”“恩?什么?”“我说,我也去。我和父君说过了,他同意了。”看着眼前的男人,昙华又一次的知道了什么叫欲哭无泪,可对于这种自说自话的任性少爷来说,只有是他决定的事情,就算别人再怎么说,都是没用的。何况,按照王溺爱他的程度来看,这也不是不可能。“时间差不多了。”在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讶晓忽然出声道,“这次去的只有你。”“恩,好……恩?!什么?!”昙华忽然睁大眼睛望着他,一副,“你是在说笑吗”的表情,“我一个人?那你呢?刚才不是说他也去吗?!”“我们只能从旁协助你。”“也就是说,我要你们帮助的时候,你们就出下界去帮我?”“差不多。”“是吗,那力量呢?会被封印吗?”昙华看着讶晓忽然问道。“不会,但会受到限制,应是现在的一半。”讶晓想了想依旧是冷声回答着,“不过,等你成人后限制就会取消。”“好,我知道了。”点点头,便走向轮回道,“走了。”此时,天界深处,主神从昆仑镜中看着进入轮回道的女子,随后颇有深意的往人间看了眼。优昙花者,此言灵瑞。三千年一现,现则金轮王出。第二章莲才山里,一红衣红方女子正百无聊赖的趴在树枝上看着前方,白皙的脚踝更是半挂在树枝上一晃一晃,脚踝上的金色铃铛随着晃动而发出一阵阵清脆的铃声。再一个长长的哈欠之后,想被太阳晒得有些睡意的女子,被不远处的吵闹声所吸引,顺着声音方向看去,却见一大树下,一个白衣青衫男子正被群穿着黑色紧身服手中拿斧的人所包围。“啊啊,难得的休息时间就这样被浪费了,真是失败啊。”女子不由哀叹道,眼神还颇有哀怨的瞅了眼那个满脸无奈与焦急之色的男子,心中更是忍不住一阵痛骂,恶俗的桥段,恶俗的场面,但恶俗却就是真理啊。山里的风虽不大,但也不小,正好把铃声带到黑衣人的耳中,不由四下张望起来,却见四下除了树还是树,除了草还是草。“老大,你有听到铃声吗?”一个胆子有些小的瘦弱男子凑上前问道,“我听山下村民说,这山里住着吃人的魔女啊,莫非我们遇到了?”“去去去!大白天哪里来什么魔女,我看你是故事听多了。”前面那个脸上带着疤痕的男人有些不耐烦的瞅了眼身后之人,继而转头看着眼前的白衣男子,“我说,白穆啊,你还是乖乖的将东西交给我吧,不然不会有好果子吃的。何况,我看你也没力气再跑了吧。”“这个不能给你。”男子将怀中的包裹紧了紧,不由往后一退,而那微微颤抖的身体却说明了他现在的害怕。看到这个情景,树上的女子坐起身伸手将挂在树梢上的头饰带好,并用两根金色的发簪将长发竖起,手腕上的铃铛顿时发出一阵又一阵的响声,这铃声让树下的黑衣们不由一阵微颤。“谁!究竟是谁!快给老子我出来!”带头的男子吼道,手中的斧更是又握紧了几分。“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一个空灵的女声在山里响起,“心悦君兮君不知。啊啊,那个打浆之女还真是可怜,竟然会爱上那样一个不知情为何物的男人,呵,真是让人有种悲伤的感觉呢。”“谁!不要在那里给我装神弄鬼的,给老子滚出来!”带头之人又吼了一句,不知是因为天气亦或是心境的关系,额头竟然出现丝丝汗珠。“你们在做什么?”忽然抬头,黑衣看见一个年约十八的女子正坐在离他们不远处的树枝上,脸上带着一丝笑意看着他们。白衣男子也顺着他们视线看去,映出他视线的却是一个年轻的无法再年轻的女子,脚踝上的金色铃铛在太阳的照射下,发出几丝光芒,射的人有些无法睁眼。“你们在做什么?”依旧是那样空灵的声音,原来方才的声音是出自她口,男子看着女子,张了张口却也没说什么,只是将怀中的包裹往身后挪了挪。“小女孩,这里可不是你这个小女娃儿玩耍的地方,还是回家躺在你娘亲的怀中来的好。这样,我们还能饶你一命。”带头老大看见原来是一个小女娃,而且还是一个张得不错的小女娃,便下意识的以为是哪家偷跑出来装大侠的小姐,便也没有方才那样紧张,反到有些乐了起来。“哈哈,小娃娃,难道你就想凭一个人来救他?哈哈,你还是回家去吧。”“救?”女子微微侧了侧头,“救?我为什么要救他?”得到这个答案,黑衣有些懵了,不是来救他的?众人不由回头看了眼身后的白衣男子,若不是来救他的?那她是来做什么的?“那……你是来做什么的?”“看戏啊!”女子回答的理直气壮,“既然他都叫白目了,那我还救他做什么?”男子顿时有些哭笑不得什么,明明是叫“白穆”,为何到了这个女子口中,却成了“白目”,而她不救自己的理由竟是她自己错误理解了自己的名字。但看着都将注意力放在她身上的黑衣,脚下不由缓缓又往后退了一步,接着又退了一步。“老大,我看还是不要和这个小女娃计较了,还是做事要紧。”那个胆小的人走上前,“哎!老,老大!他,他跑了!”“什么!”老大猛的回头,却看见一抹白色的身影瞬间从他的视线里消失,而空中则回荡着“啊”的叫声,让人觉得有些凄惨。“老大!他掉下去了!”胆小人走到白穆掉下去的洞口,蹲在地上看了看,不由叹了口气,“老大,看来他死定了。那么深的洞,就算是头熊也要被摔死,更何况是个人呢。”老大皱着眉看了眼洞,不由皱了下眉,站起身,狠狠跺了跺脚,脚尖一挑,地上的石子借着力咕咚咕咚的往洞里掉了下去,好一会儿才听不见声音。“该死!这下又做白工了!”老大往地上啐了口后,回头狠狠瞪了眼树上的女子,却见她依旧笑脸盈盈,只是现在的笑容看起来却有几分刺眼,但她确实什么也没做,便用力踩踩地上的枯枝,手一伸,就看见那群黑衣就跟在他身后离开。“真是无趣,就这样走了。”女子颇为无聊的叹了口气,更是惋惜似地摇摇头。从树上跳下,几步路跳到方才的那个洞口,头一伸,往下看去,“喂,你好出来了。要是再不上来,我就把洞堵起来了哦。”果然,不一会儿,方才那个叫白穆的男子从里面爬了出来,头上还粘着着洞里才有的青苔,而原本好好的白衣如今却也变成了浅灰色,嘴里更是叼着一根不知道是什么的绿色物体。“多谢姑娘相救。”白穆拍了拍衣衫,很快恢复成原来的样子,而不再是一脸害怕神情。女子看了眼白穆,一笑,“我没想救你,只是你命不该绝而已。”白穆一愣,原本还想着怎么报答她,却不了现在却被她推的干干净净,更是说得让人觉得他的获救是因为上天的安排,而她只不过是恰巧路过而已。仔细看着眼前的女子,却见她白皙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红发红衣配上那双墨色眼眸,明明是两种被世人称为最不适合搭配在一起的色彩,而在她身上却将它们完美的融合在一起,并让个人觉得有种无法言喻的风情。金色的月牙型耳环中间包裹着翠绿色宝石,与额上头饰显然是一对的。还真是一个奇特的女子,白穆心里暗想着,这次出来也不是没有收获。“既然现在你没事了,那我就走了。”女子看了眼白穆,转身就想离去,却不了刚转身想迈开步子,手臂则被身后男子抓住,下意识的微微皱眉,“还有事?”“啊,不,只是想感谢你。”下意识的行动,让白穆自己也吓了一跳,慌忙下松开手。女子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看着白穆,忽然笑了起来,“果然是白目,真是人如其名。”愣了许久会过神来的白穆,张着嘴,面上一片无奈,她,还是理解错字了。看着刚才女子站着的地方,将手中的包袱往肩上拉了拉,拍拍身上尘土,就往相反的方向走去,没有一丝留念,只因他知道他们还会再相见的。

展开内容+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Copyright ? 2010-2017 光芒石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