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小说库?>?历史军事 >

捡个王妃养小说

捡个王妃养

捡个王妃养

10.0

手机阅读

编辑:惊起绿窗眠

作者:楚师凝

时间:2019-09-08 02:57:36

镜花朝与皇兄镜风华在灭掉邪教的大火中,捡到一个两岁的小奶娃,镜花朝在好奇的抱了一下那个香香软软的小东西后,就开始噩梦缠身般的生活。 先是扒开他的衣襟,含着他胸前的小凸起,吸啊吸的,结果被无良的大哥...[更多] 书籍简介:镜花朝与皇兄镜风华在灭掉邪教的大火中,捡到一个两岁的小奶娃,镜花朝在好奇的抱了一下那个香香软软的小东西后,就开始噩梦缠身般的生活。 先是扒开他的衣襟,含着他胸前的小凸起,吸啊吸的,结果被无良的大哥乘机指婚,要他对这个没有断奶的小娃娃负责,娶了人家…… 后来长大懂事一些,却又在接受他一介

点评:男主以为女主傻,其实女主只是傻傻的爱着他罢了

第一章、捡个王妃风华一年,邪教飞花门横行,将好好的一个沧国新帝登位的喜庆时节,搞得乌烟瘴气;更是在一向清明平静的江湖上掀起了血雨腥风。飞花门此举无疑是对新登大宝的沧国皇帝镜风华再放肆不过的挑战。但是无人得知,为何新帝在此情景下还能沉得住气荣登大宝,而且镜风华登上皇位之后,还可以面不改色的大赦天下,顺便毫不芥蒂皇室之争的封了几个未成年的弟弟为王。二皇子镜花朝,封兰陵王。四皇子镜雪柳,封湘灵王。五皇子镜月城,封凤阳王。意在兄亲弟恭,共治天下。表面看来是新帝软弱朝廷不稳,从而忌惮飞花门的势力,但是在该年的某一天……………………………………………………………………………………………………夫崖山,邪教飞花门的主教所在地却陷入了一片火海之中。飞花门主教前的青砖地上,血流如河,四处横裎的尸体无一瞑目。他们大概临死都想不到,在今晨上山的,一个穿白衣一个着红袍的两个少年,居然可以如此冷血残忍的将飞花门上下无论男女老少尽数屠戮。白衣少年表情冷淡,却在唇角挂着一抹令人捉摸不透的清冷微笑。红袍少年则更为恐怖,绝世妖冶的面容上是让人毛骨悚然的媚笑。分明都还没有真正的成年,手段却都冷酷残忍的堪比邪教教主,施展出的武功更是让邪教精英都没有还手之力。他们还不知,其中身穿白衣的少年,正是年仅十五岁刚刚登基的风华帝,镜风华。而身着红袍的少年,则正是沧国二皇子,如今的兰陵王,镜花朝。“大哥,你说,如果这些邪教徒知道,你就是他们心中那个懦弱无能的皇帝会怎么样?”镜花朝媚笑着从邪教教主身上撕下来的一块上好鲛丝衣料,擦拭着手中几乎没有沾染几滴鲜血的软剑剑刃,魅惑的面容,在漫天的大火中显得格外妖冶。镜风华淡淡的看了弟弟一眼,露出一个有几分阴险意味的笑容,语气阴冷道,“不会怎么样,只不过大概,他们的死法就不会这样简单了。”镜花朝夸张的打个寒噤,冲哥哥飞了个媚眼,“皇兄,你笑得好阴啊。”镜风华对于弟弟的行为早就见怪不怪,淡淡道,“再将这里好好的搜索一遍,不要放过一个活口。”“好啊,你搜这里,我去后山。”镜花朝甩了甩软剑,收回到宽大的红袍衣袖中。两人没有分开多久,镜风华就听见后山的一声轻啸传来,这是两兄弟约定好的互相传唤的紧急信号,镜风华以为是弟弟遇到了什么危险,脸色一沉,立刻运起轻功飞速赶到后山。岂料,推开后山山崖处的一间简陋无比的茅草屋,却看到镜花朝正好好的站在屋内,只是怀中好像还抱着一个大大的包裹。镜风华皱了皱眉,走到镜花朝身边问,“花朝,你怀中抱着的是什么?”“皇兄,你自己看啊。”镜花朝满脸无奈的回答。镜风华小心翼翼的掀开‘包裹’的一角,往里面瞟了一眼顿时愣住,只见,刚刚被他误认为是大包裹的襁褓里面居然是一个小孩子。稀松的乳发,浅黛的弯眉,占据几乎小半张脸的大大黑亮的眼睛,花瓣一样柔软娇小的粉唇正无比可爱的嘟着,吐着小小的泡泡。镜风华看了许久,才用不可思议的语气问道,“这是?小孩子?哪里来的小孩子?”“这个屋子里的啊,我听见屋子里面有动静,就进来了嘛,结果就发现这个小东西了。”镜花朝撇撇嘴,一脸的无奈,明显是不懂得如何应付这么个小孩子。镜风华顿了顿,才不快的问,“那你就这样抱着它?”说着,镜风华就拎起襁褓的缚带想要从弟弟怀中拿开,岂料将襁褓刚一离开镜花朝就听见里面那个方才还在安静吐泡泡的小孩子,立刻发出一阵刺耳的哭声。吓得镜风华这个将刀剑碰撞当乐声的沧国皇帝,几乎当即扔掉手中的襁褓。幸好镜花朝手快先一步从大哥手下救下了这个小孩子,不然沧国皇帝未来的罪己诏上又要多一个摔死幼婴的罪过了,也是奇事,刚刚还在嚎哭的小东西到了镜花朝怀里,立刻停止了哭泣。“这是怎么回事?”镜风华满脸诧异的问。镜花朝妖媚的脸上立刻出现一幅块要哭出来的表情,“哥,人家只是好奇了一下,想知道小孩子抱起来是什么感觉嘛……”“所以你就被这个小东西缠上了?”镜风华是看出来了,这个看起来才不过一两岁的小家伙着实聪明,居然懂得寻找庇护。全不知任何才不过幼童的生物都不可能对于外来的事情有什么判断能力,反倒是向来心机深沉的他走进了死胡同。两兄弟齐齐沉默了一会儿。镜风华再度发问,“这是个男孩还是女孩?”镜花朝想都没想就回答,“是女孩。”熟知大哥脾性的镜花朝极为清楚,若是个男孩,根据大哥斩草除根的性子,必定是不会留下活口的。果然,镜风华眼中的锐利马上消失,也有些苦恼的看着镜花朝怀中的小女孩。正在此时,一件足以让沧国皇帝和王爷都惊叫的事情发生了。也不知道这个小孩子是不是饿晕了,居然伸出两只满是婴儿肥的小胳膊和脑袋向镜花朝的怀中拱去,拱了半天后,终于拨开了镜花朝松松垮垮的衣襟,将脑袋贴在上面,吸上了镜花朝胸前的小凸起。“啊——皇兄,这个小东西在干嘛!她在干嘛?!”被震得呆愣的镜花朝当即尖叫出声。“大概,唔,大概是饿了吧。”镜风华忍俊不禁起来,他这个妖媚弟弟一向精明,能看到这么糗得情景还真是少见啊。“啊啊啊!我可是男人!我可是男人好不好?!”镜花朝继续尖声喊出。镜风华看看弟弟比女子还要妖媚的绝世面容,别过身很无良的偷笑起来。镜花朝一面从白占便宜的小色狼口中解救自己的乳、头,一面还要抽出空来狠狠地瞪向自己幸灾乐祸的兄长,忙得手忙脚乱。镜风华好不容易笑够了,转过头来,神情严肃的看向好不容易‘解救’成功的弟弟,清俊的眉眼间露出一抹算计,“花朝,既然人家都投怀送抱,也和你肌肤相亲,一生清誉都毁在你手里了,朕看,你就对人家负责,娶了人家吧。”镜花朝愣了一下,随即再度无比凄厉的尖叫出声,“皇兄!你乘火打劫——”新文需要支持,麻烦亲们投票推荐下!(*^__^*)嘻嘻……第二章、起名记(一)夏日午后,兰陵王府。镜花朝满脸惬意的躺在木兰树下的竹椅上,才不过是总角年华的他(呃,也就是十一二岁),已经可称得上是国色天香,妖媚的面容不知让多少女子为止倾倒,眉宇间虽是邪魅妖美,却又不少几分英气逼人,既不会让人误以为是女子,又不会让人觉得太过英挺。“浮生偷来半日闲啊。”镜花朝眯着细挑的眼梢,从贴身侍女手中接过剥好皮的葡萄,顺手将那晶莹剔透的翠绿往口中一丢,心满意足的大嚼起来。好不容易乘那个小东西睡午觉的时间,可以清静一会儿了。自从被无良的皇兄逼着把那个小东西抱回来,镜花朝就几乎陷入了噩梦般的生活。本来以为养一个小孩子给她吃给她穿就好了。结果,才把小东西交给乳娘,小东西就开始嚎啕大哭,弄得府里面的下人都以为他这个王爷把这么个小孩子怎么了,吓得他一天到晚只能抱着这个‘大包袱’走来走去,别说风流倜傥了,连往日的英明形象都毁得一干二净。还有,明明听乳娘说,两岁的孩子明明已经会走路,而那小东西却偏偏要腻在自己怀里。想到自己极有可能是被当成了一个漂亮的小娘亲,镜花朝的脸色难看起来,连忙又往嘴里塞了一颗葡萄……正在此时,被一个小小的肉球拽着的乳娘急冲冲的向这边小跑过来,口中还气喘吁吁的喊着,“王爷,王爷!小王妃午睡醒来不见王爷,正哭着找呢!”镜花朝一下子就被刚刚喂进嘴里的葡萄噎住了,呛得连忙抚胸拍背。啊!那个小妖孽又跑来折磨他了!镜花朝好不容易喝茶将卡在喉咙里的葡萄咽下去,抬起头来,看着眼前被乳娘包裹成肉球的小东西,开始大眼瞪小眼。小东西弯起秀气的眉毛,无比纯洁的甜甜一笑,向他伸出胖乎乎的小手,分明是要镜花朝抱她。镜花朝叹口气,收起眉眼里的凌厉,将小东西抱在自己肚子上面,自己则再度躺倒在竹椅上。虽然还是少年,但是自小习武的镜花朝对于小东西的这点体重还是不放在眼中的。“你明明会跑会跳的,干嘛非要腻着我一个人啊,王府上下这么多人,你都看不上么?”镜花朝盯着那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十分幽怨的问,微蹙的眉头活脱脱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媳妇。小东西又露出一个在镜花朝眼中十分‘邪恶’的纯洁微笑,然后张开了小嘴,露出一排白白的小乳牙和粉嫩嫩的牙肉……“牙也长齐了啊,怎么,怎么……”镜花朝脸上一红,又想到了在夫崖山上被这个小东西‘非礼’的一幕。全然没有注意到,那个粉嫩嫩的小嘴已经向他慢慢的贴近过来,等他反应过来,那个小东西白生生的小牙已经狠狠地咬在了他英挺的鼻子上面。“啊——”镜花朝再次发出一声惨叫。然而一旁的侍女和乳娘包括路过的下人,早已见怪不怪的自动忽略了那声凄厉无比的惨叫。刚刚从小东西口中把自己的鼻子解救出来,就听见一个风风火火的声音从门口传来。“二哥,二哥,你怎么了?!”一个身穿湖蓝绸丝的少年,急冲冲的从门外窜进院中。矫健的四肢、灵活的动作活像一头青年的花豹。待壮实的少年跑进镜花朝一看,却又倒地捧腹大笑起来。“皇兄,皇兄,你,你怎么,怎么这副样子啊……哈哈,笑死我了……”只见镜花朝妖媚幽怨脸庞中央的鼻子上,分分明明的印着两个红红的牙印。也怪不得身为五皇子的镜月城笑得如此不顾形象,镜花朝此时的形象真的是太过尴尬,往日做出的风流姿态哪里还能看出一分来。“这是怎么了?一进王府,就听见花朝的尖叫,现在又是月城的大笑,你们两个现在好歹也是堂堂的王爷了,这般不顾形象,也不怕下人笑话。”正在此时,又有两个人走进了院子。正中摇扇慢步而来的少年,身着九龙缂丝黄袍,气度沉稳,神情淡然,举手投足间已经有了君王之气,正是新近登基的沧国国君,镜风华。跟在镜风华身旁,身形较为清修的少年,穿一件清灵飘逸的白衣,神情清雅温柔,小小年纪已是一副仙子模样,乃是被封为湘灵王的镜雪柳。本来气度沉稳的两人,在看到镜花朝的惨样后,还是齐齐弯起了唇角起来,年纪较小的镜雪柳更是把持不住的掩唇轻笑出声,镜风华也用手中的折扇掩住了脸,只露出稍弯的一对剑眉。“二哥,你这是,这是怎么了?”镜雪柳好不容易缓过气来,轻声问道。镜花朝站起身来,脸色阴沉的晃着握在手中小东西,忿忿的对镜雪柳抱怨,“还不是皇上派给我的这个小东西!简直就是一个小妖孽!一天到晚的折腾我!”镜风华摇着折扇笑得雍容华贵,“有了这么个小东西,也好让你收收心,省得动辄就跑到江湖上胡闹。”“是,皇上英明。”镜花朝呲牙咧嘴的回答,然后转而看向另外两个弟弟,“你们两个怎么也跟着皇上一道来了?”镜月城正用手指一伸一缩的逗弄着镜花朝怀中的小东西,根本无暇回答,镜雪柳只能代替弟弟回答道,“是皇兄要我们来的,说是要让我们看看未来的嫂夫人,那个,二哥,嫂夫人在哪里啊?”说到这件事,镜花朝的脸色立刻就难看了起来。镜雪柳看着二哥像是抽筋似的表情,再看看一向阴险大哥的好笑表情,愣了愣,讪讪的指着镜花朝怀中的小奶娃问,“呃,大皇兄,你,你指的二皇嫂,不会,不会就是,这个小娃娃吧?”正在逗弄小东西的镜月城听闻以后,满脸诧异的转过脑袋来,看向镜花朝。一阵静默之后,除了镜花朝的兄弟三人齐齐大笑出声。镜月城笑得尤其大声,笑得整个身子都剧烈颤抖起来。“啊啊啊,大哥,大哥,你好厉害,哈哈,居然给二哥指了这么个小奶娃,哈哈,二哥,二哥,嫂夫人居然还是个小奶娃啊!”大概是被三人的笑声感染,小东西居然也长大红红白白的小嘴笑了出来,但是随即就听见忘记把手缩回去的镜月城发出一声惨叫。见镜花朝的脸色越来越难看,镜风华浅笑着阻止了两个弟弟肆无忌惮的大笑,“花朝,你可为这个小东西起名字了?”起名字?镜花朝明显怔住了,一连数日来,他都被这个小东西弄得晕头转向,而且还小东西来小东西去的一直叫着,根本都忘记了给小东西起名字,顿时觉得有几分尴尬。“不如,皇上为这小东西赐个名字?”镜风华笑得活脱脱一只狡诈的老狐狸样,“这可是花朝你的王妃,不管怎么说是要和你过一辈子的,名字什么的,还是你自己起得好。”只见镜雪柳和镜月城也唯恐天下不乱的在旁边点头应和。镜花朝只能无奈的抱起怀里的小东西打量起来,蹙眉沉思了许久,才回道,“不如,就叫眉妩吧。”“梅五?”镜月城明显是想到了偏处。镜风华微微一笑,将手中的折扇重重敲在了弟弟的头上,“让你平日里多读点诗词歌赋,却只懂得像个莽夫似的舞枪弄棒,这么简单的事情都能搞错。雪柳给他说说这眉妩的来处。”镜雪柳清雅一笑,给弟弟的解释道,“这眉妩的来处,乃是西汉京兆尹张敞常为妻子画眉,故而被长安人称其为‘眉妩’,意为黛眉秀美,也是一个词牌。”“嗯,这小东西的眉毛是有几分秀美非俗,倒也应和这么个艳名。”镜风华说着俯下身来,伸出手在小眉妩的脸上轻轻刮了刮那两道淡淡的娥眉。“可是,人家觉得小五也不错啊,我们四个兄弟再多一个妹妹不好么?”镜月城话音刚落,头上就又挨了一扇子。镜风华绷紧了脸斥道,“眉妩成了你妹妹,花朝当你妹夫?”镜月城连忙捂着脑袋吐了吐舌头,躲到一面去,避开镜风华手里的金骨鲛丝扇。“月城既然喜欢叫小东西小五,就叫小五吧,就当成是乳名便好了。”镜风华宠溺的看了看单纯到可爱的小弟。只是,外人不知,在这个夏日午后,沧国皇室又多了一员。眉妩,乳名小五,成为皇家名不符实的五公主。

展开内容+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Copyright ? 2010-2017 光芒石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