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小说库?>?历史军事 >

绝殇玩偶小说

绝殇玩偶

绝殇玩偶

10.0

手机阅读

编辑:春风酿酒

作者:墨殇儿

时间:2019-09-10 02:57:39

你愿意和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地狱怨灵般的人在一起吗? 你愿意和一个满脑子只想利用你的人在一起吗? 她想要他幸福,而他最后只想要她死。 “我爱你,是真的。”“可我不爱你,你不配。” 谁说古代与现代不同?谁说...[更多] 书籍简介:你愿意和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地狱怨灵般的人在一起吗? 你愿意和一个满脑子只想利用你的人在一起吗? 她想要他幸福,而他最后只想要她死。 “我爱你,是真的。”“可我不爱你,你不配。” 谁说古代与现代不同?谁说古代没有黑道?现在呢,演绎的是古代黑道恋情。 谁说开妓院的都是老婆婆?谁说过不允许

点评:情节新颖,故事曲折行云流水

姐妹相依上回说道,墨家姐妹被带到了陌生的地方,墨楚儿做了浣衣奴,她坚决不肯让妹妹也做丫头,本来墨楚儿的身体就不好,这下一个人的饭又要分成两个人份,她慢慢打听到,这里是摄天门,也就是江湖上最有名的门派,不仅几乎统一了江湖,更是为朝廷服务,是一颗百年大树,虽然人乱的很,但是却总的来说很让人敬畏的地方,门主刚即位不久,叫,苏青,想来就是救墨家姐妹的那一个人了,墨楚儿心里没有什么感激存在,她知道的很清楚,如果不是自己有什么用得到的地方,那个高高在上的人是不会救自己的楚儿,非但完全不感到荣幸,更是哀叹无数,欣慰的是妹妹还在身边,不管怎么样,一定要照顾好妹妹。刚刚提到吃饭的问题,其实摄天门里虽然是秩序井然,但是楚儿她们在最最底层,难免受人欺负,既然是进了江湖门派的人,自然身上也都有点能耐,男男女女都会点武功,自己是浣衣奴,这里并没有什么男人来,几乎全是女人,每一个人都各怀心思,看见墨楚儿美的不可方物,全是嫉妒的,所以楚儿的生活很难过下去,但是每次被欺负,每次被侮辱,楚儿都念着自己还有妹妹,如果自己反抗了,那么妹妹就更不得安宁,只好委曲求全了,好妹妹,我一定会坚持的。“墨楚儿,你把这些衣服都洗了,如果洗不完,今天就别吃饭了,整天就知道吃白食,不做事的笨丫头!”墨楚儿看了一眼那高高的脏衣服堆,明明是知道那是整个浣衣院的任务,咬咬下唇,把委屈吞进了肚子里头,面上仍是笑着的,“姐姐说的是,楚儿笨的无药可救,不过呢,姐姐愿意把所有人的工作拿来给我做也是相信我的能力,我不会辜负姐姐一番好意的,再加上就算姐姐不把这些衣服都拿来,我也要把姐姐洗过的重新洗一次,您为我省了不少事儿啊,谢谢姐姐了。”这里的人本来就粗鲁,听了这明显嘲笑的话,不仅火冒三丈,伸手就要打墨楚儿,墨楚儿轻轻一闪。“姐姐不怕打我脏了手么?前些日子听说姐姐睡得不好,莫不是有了什么因果,什么报应了,再说了,这些是如果叫外面的人听了去,不是有损姐姐的名声么?”墨楚儿料到现在是中午,外面人多,这个人是不敢太放肆的,而墨楚儿声音柔柔软软,听上去却像也这个人说些悄悄话,没有人会怀疑什么的。欺负楚儿的人也只好先走一步,却没有忘记狠狠的推墨楚儿一把,墨楚儿跌坐在地,眼里没有一点眼泪,当初求苏青的时候也是这样,尽管心急如焚,但是一滴眼泪也没有,如果是痛的极了,她宁可吐出血来,也没有眼泪。有的时候墨殇儿也会问问姐姐,为什么姐姐从来不哭,墨楚儿是这样回答的:“妹妹,你要知道,眼泪是件宝物,是你实在无路可走的时候用的东西,姐姐我从来不觉得无路可走,只要你在我身边,姐姐就一定得照顾好你。”墨楚儿,多么惹人怜爱的女子呵!但是命运对她却又是如此的不公平,怎么办呢?又有谁对抗得了命运?墨楚儿看着这些衣服,打来水来,默默地洗着,殇儿的小脸出现在她眼前,“姐姐,殇儿来帮姐姐,殇儿不想让姐姐这么累,殇儿知道,姐姐如此这般都是为了殇儿。”一双白嫩的小手也伸进了洗衣盆里,寒冬还没有过去,井里的水还是刺骨的冰冷,但是太阳却很晴,映着两人的笑脸,其乐融融。到了深夜,姐妹两人终于洗完了这些衣服,楚儿把食物给了殇儿,自己谎称吃过了,哄着殇儿睡着了,明月皎皎,两人缩在一起,相互取暖,楚儿心里很满足,殇儿是她在世上唯一的亲人了,楚儿梦里又梦到那个山,和那里美丽的日出,那是家世还好的时候,她为那座无人知道的山命名为“洛神”,那是全家最全的一次,很想很想,再去一次呢,只可惜此生此世好像没有机会了,只好做梦梦到。次日两个人醒过来,便被泊了一身的水,殇儿还不明白怎么回事,楚儿就被拉了出去,原来是昨夜洗的衣服全落在了地上,全都脏了,楚儿也不说什么,伸手去捡,“对不起”楚儿道了歉,明知道是眼前的人故意栽赃,但是楚儿这句对不起是对衣服说的,因为这些衣服里有救她们的人的,很抱歉的意思是对着衣服。但是眼前这个兴师动众的女子却被楚儿那一瞬间的温柔镇住了,连女人也不禁动容的美啊,真是祸害呢,墨楚儿殇儿过来也是默默的帮姐姐捡,殇儿却挂着微笑,因为她已经想好怎么整眼前这个丑恶的人了,殇儿有一双单纯澄澈的眼睛,但凡是她说出来的话没有人不相信。殇儿回过头,本来脸上笑意盈盈的,忽然指着那个女子身后,:“好姐姐,你告诉我你身后那个东西是什么好么?”那个女子自然变了脸色,往后一看,什么也没看见,在回头只看见殇儿流出了血泪,尖叫一声便跑了出去,殇儿擦干脸上掉色衣服的水,呵呵的笑了起来,“楚儿姐姐,她有几天不敢睡觉了,呵呵。”楚儿无奈摇头是啊,是骗小孩子的把戏,但是现在的墨殇儿才8岁而已额,从小看老,已经知道殇儿的性格了,楚儿重新洗起来,抱怨么?不,因为墨楚儿是真正聪明的女人,她知道被这些庸俗粉黛欺负总是难免的,只要她们不欺负到妹妹就没有什么,但是如果有朝一日,有谁威胁到了妹妹,那么墨楚儿绝对饶不了他。表面上墨楚儿那么好欺负,但是这些都只是表象而已罢了,真正聪明的人是不会太张扬的,这样才活得长久,不是么?洛凝之死(建议这章边看边听《长相守》)墨家姐妹那段悲欢,本来是小事情,但却因为洛凝之死而出现了一点波澜,洛凝是苏青抢回来的天下第一艳姬,只因为迷恋苏青而不得,整日无欢颜,最终郁郁寡欢而死,留下苏青的一个女儿,叫做苏琦伶,因为她死了,苏青心情不好,所以下面几个仆人也都严厉起来,一时之间竟不知怎么处理洛凝的葬礼。墨楚儿只念是如此这般的一个美人,惺惺相惜,便在一个月光如水的夜晚进了洛凝的屋子,如果你要问楚儿一个下人怎么进得了这间屋子,那么我也只能回答你:“山人自有妙计”楚儿想起那日似乎洛凝就在苏青救她时的那轿子里头,如今没有几日却死了,心里又想不知自己能活几日,转念人终有悲欢离合,只得叹气。忽一瞥看见洛凝的琴,不由自主弹奏了起来,听不出什么曲目,只是楚儿自己随意的演奏,又歌道;“月明皎皎,美人尤怜,昔日孤雁,不复还人间。”声音楚楚,语调凄惨,“你在替谁悼念?”楚儿一惊,手中不由得停下来,看见身边不知何时站了一个少年,苏青?“奴婢只是叹洛凝姑娘是个命浅福薄之人,让人觉得很可惜所以这才走了进来,如果打扰了少主就罪该万死了,奴婢这就出去。”楚儿逃也似的想要跑出去,苏青却一把住了楚儿,眯起眼睛,“你害怕我么?”楚儿只觉得面上一红,又闻到苏青身上酒香一片,心里就明白了,低下眼眸,“楚儿不敢”苏青把墨楚儿拉到怀里,墨楚儿看着他过分妖冶的脸微微怔住,手却比大脑先行了几步,“啪”一个耳光打在苏青脸上,苏青一怔,清醒了不少,却只看见了墨楚儿跑出去的一抹衣裙,这个丫头?哦,我想起来了,原来是她。门外确实墨殇儿和安烨澈,都是很小的孩子,看上去很和谐,墨殇儿问:“我们还看么?”安烨澈看了一眼身边的人,“我们认识么?你是你我是我,我们从来没有在这里见过吧。”墨殇儿看着安烨澈装无辜的脸,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之后就抱住了安烨澈,“殇儿喜欢你”苏青出来刚想说点什么,只见得,墨殇儿被安烨澈狠狠的推倒在地上,倒地时因为磕在了石头上,手臂上画出了一道血痕,马上流出血来,墨殇儿却不哭,反而笑,自己站起来,“你看上去有点担心我。”殇儿指着苏青笑道,话音未落,一个粉红色的身影冲过来,再一次推到了殇儿,墨殇儿停住笑,看着眼前的女子,也是很漂亮的孩子,她带着泪光点点,喝道“你这个该死的小丫头,不许你欺负我澈哥哥。”殇儿拍拍衣服,“你当你伤了我,你澈哥哥真的会高兴?,你这怕是欲加之罪吧,你怎么瞧见我欺负你澈哥哥了,再说,你澈哥哥就是让我这么一个女孩子欺负的人了?”粉裳女子哑口无言,殇儿看着苏青,在一次笑道“少主子,你手下人欺负人您就不管啊?殇儿难得见您一次,怎么还让我有如此印象?让天下人知道岂不耻笑?哦,对了”殇儿走动起来,一副全明白了的样子“少主子也可以杀我灭口,那样就没有人议论了,不过那样又得叫人打扫,真真是麻烦极了呢,对不对,少主?”苏青饶有趣味的看着墨殇儿,忽而一笑,安烨澈走过去,一双纯色黑目盯着墨殇儿,“你当你是什么人?在这里卖弄”墨殇儿歪着头看他,“你不是怕人碰你,现在又招惹我,你说是你不对呢,还是我不对呢?”安烨澈扬起一个微笑,“不用你猖狂,你就不怕我罚你姐姐么?”墨殇儿听了之后尽管觉得可气,但一时之间竟无言可答,怔怔的看着安烨澈,“好了,澈儿,带你妹妹去玩吧”安烨澈收了手,转身离去,恢复到面无表情的状态,让墨殇儿不禁疑心刚才那个咄咄逼人的少年是不是他。苏青看着墨殇儿,“你到底想要什么赏啊?说了半天还不是为了这个。”墨殇儿吐吐舌头,还是让他看出来了,只得挂上谄媚的笑容,“少主啊,你说你英明神武的,就满足我们平民一个愿望吧,很积德的,我想要一只簪子,不过这个簪子还得意义非凡,请少主亲手做一个好不好?不用很贵,也不用很麻烦,只要是少主亲手做的就可以。”苏青挑了一下眉毛,“丫头,你要送谁?”苏青看殇儿年纪实在小,不像是会想要簪子的年龄,故此一问,殇儿看了苏青一阵子,似乎在思考什么,:“你低下头来,我告诉你。”苏青俯下身来,只听得殇儿神秘兮兮的回答道;“一个美女,世界上最大的大美女!”苏青装作好奇的样子,“不是天下第一美女洛凝已经死了么?”殇儿一副鄙视苏青的样子,又是摇头又是叹气,“可怜你一个少庄主竟会这么认为,这美女啊,要数墨家为上上人,墨家女子上街从来不以正面示人,往往都带着面纱,但是一个背影也迷住了千万人,难道你不知道?”苏青也笑道,“难道你是送死人?看样子我得做纸的才行,要不你怎么烧呢?是吧?”墨殇儿小小的人,却一副少年老成的样子的摇头,“少主此言差矣,我叫做墨殇儿,而我要送的人就是我姐姐墨楚儿!”苏青差点就要得意的拍手笑起来,“墨殇儿,你不是不想告诉我那个人的么?这下是你自己说出来的哦!”殇儿也自知被苏青骗了,气鼓鼓的白了他一眼,“那少主到底赏不赏啊?”苏青做无辜状,“这个嘛·····”上而抓住他的衣角拼命晃起来,“好少主,我知道你心地最好了,你肯定会答应我的,你是谁啊,你了不起吖”苏青抚摸着殇儿的头,不禁微笑,这一笑魅惑众生啊,苏青要是对着谁笑意盈盈的看上五分钟,那么那个人肯定要沦陷的,不过也不是没有例外,比如墨殇儿,再比如墨楚儿,苏青禁不住墨殇儿的苦求,点头便答应了,墨殇儿高兴的什么似的也许那些外面传闻很难相处的人并没有这么难相处的,墨殇儿在回去的的路上如此这般想着,转念又想到苏青今天抱住了楚儿姐姐,便想打趣姐姐去

展开内容+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Copyright ? 2010-2017 光芒石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