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小说库?>?青春校园 >

霸-在仕途,乱-是佳人小说

霸-在仕途,乱-是佳人

霸-在仕途,乱-是佳人

10.0

手机阅读

编辑:来路生云烟

作者:甜酸橙

时间:2019-09-13 01:27:29

:霸,在仕途。乱,是佳人。 生命里,不断地有人离开或者进入。于是,看到的,看不见的;记住的,遗忘了。生命里,不断地有领取与失落。于是,看不见的,看到了;遗忘的,记住了。然而,看不见的,是不是就等于不存...[更多] 书介绍:霸,在仕途。乱,是佳人。 生命里,不断地有人离开或者进入。于是,看到的,看不见的;记住的,遗忘了。生命里,不断地有领取与失落。于是,看不见的,看到了;遗忘的,记住了。然而,看不见的,是不是就等于不存在?记住的,是不是永远不会消失? 当幻想与现实面对时,总是很痛苦的。要么你被痛苦击倒,要

点评:文章情节幽默,设置疑点,引人阅读

第一章残酷事实1我在街道上走着走着,天已经很黑了,为什么越走越黑呢,这让平时胆大的我有点心慌,我现在眼睛是一点也看不见前面的路,陷入一片黑暗之中,甜橙停下了脚步,就听见了漆黑的夜晚传出来一道空灵的声音。“回去吧,回去吧,孩子。”“谁,出来。”此刻的甜橙已经没了往日脸上甜美的笑容,有的只是一脸的冷漠加镇定。“孩子,去吧,你的使命到了,孩子,记住,一切顺其自然就好,孩子,祝你好运。”那道空灵的声音响起之后,甜橙就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夜是那样的漫长,此刻的大街又恢复了一片宁静,哪里还有一丝甜橙的影子。甜橙觉得自己像是飘起来一般,难道自己是灵魂出窍么?不可能啊,甜橙很是纳闷,算了,好困,先睡一会再说吧,昨天夜里出任务,今天白天又工作一天,此刻甜橙真的很累,所以也就不管身边的处境是何样了,闭上了疲劳的眼睛,进入了睡眠。甜橙睁开了眼睛,看着自己身处之地,是一间小草房,屋内就自己一张能躺下的床,而且一动还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让甜橙都以为自己下一刻就会掉到床下去的。再看看周围,很是寒酸,周围都是土沏起来的墙,而那和着泥土的也是稻草,这样这间屋子确确实实称得上稻草屋了。“橙儿,醒了?来把药喝了。”一道沧桑的声音传入了甜橙的耳中,甜橙顺着目光看去,一个身穿破布灰色衣服,那头黑发中,已经夹杂了些许的白发,脸上留下了岁月的痕迹,只是那双眼睛,怎么直直的?甜橙注意着进来的老妇人的眼神,就看着老妇人并没有扶着旁边的任何东西,很是熟练的就站在了甜橙所在的床的边缘,只是那眼神并没有直对着甜橙,而是手把碗往前一递。“橙儿,醒了就把药喝了吧!”老妇人心酸,但是那心酸的泪已经干枯,只是觉得是自己害了年幼的橙儿。甜橙接过药,闻着那汤汁发出的阵阵刺鼻的药味,甜橙忍下胃里的翻滚,嗓子咕噜咕噜的做着咽下药物的动作,而手则端着药碗慢慢的挪到床里边,一个反手,就把药碗扣在了床里的墙上,由于墙也是稻草和泥土垒建的,所以那药碗碰到墙上并没有发出更大的响声,只是轻微的摩擦而已,而药汁都渗进了墙壁里,侵湿了一片,然后甜橙把碗送到了老妇人的眼前,老妇人的一句话差点没让甜橙把手里的碗给扔到地上。“橙儿,你又没喝药是不是?哎,算了,就知道你又不乖了。”老妇人接过甜橙递过来的碗,又慢悠悠的往门外走去。甜橙瞪大了双眼看着老妇人离去的孤寂身影,甜橙都觉得自己刚才的举动过分了,居然欺负到一个瞎眼老太婆身上了,甜橙想着,她不是瞎子么?为什么好像能看见一样,也许对这里非常熟悉吧,而且瞎子的耳朵可是照常人灵敏的,这一点甜橙很是了解,但是也没有精到如此地步吧!甜橙低头思绪间,看见了自己的穿着,这不是自己的衣服啊,而是古代的粗布印花小棉袄,哦,天啊,这自己来到了哪里了?这时甜橙才想起刚才那个老妇人的装扮,也确实不是现代的衣服,甜橙这时想起了那句使自己陷入黑暗中的话语。“孩子,去吧,你的使命到了,孩子,记住,一切顺其自然就好,孩子,祝你好运。”甜橙想着,使命?天啊,怎么会呢,我能有什么使命啊。甜橙想着刚才的老妇人是谁,记得自己是在大街上行走的,后来陷入昏迷,难道是刚才的老妇人救的自己么?。但是甜橙想了想,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算了,一切顺其自然,她不可能叫自己橙儿,甜橙不认识她,所以她也应该不知道我叫橙儿才对,甜橙想不明白,想提脚去问问那个老妇人,掀开被子,提脚想步下床,但是腿上传来的感觉,让甜橙瞪大了双眼,今日是什么日子,有那么多的不可思议发生,一件接着一件,让甜橙那平时冰冷的心,镇静的态度现在都有一丝无法接受。第二章残酷事实2甜橙手放在了自己的腿上,那里只是感觉发麻而已,而甜橙用尽力气,想让腿抬起,却只是左边的腿听着甜橙的使唤,后边的腿根本就抬不起来,这让甜橙知道左边的腿是正常的,右边的腿怕是残了,而左边的腿可能是因为长期不能下床的缘故,已经是皮包骨了,俩条腿细的可怜,甜橙露出了一丝苦笑。在现代自己是个孤儿,受那凄苦,但是身体是健康的,而到了这里,看着环境就知道一样凄苦,但是也别剥夺我的健康啊。甜橙现在知道老妇人为何在自己醒来就要给自己喝药了,自己确实是有病,而且病到残废的地步。看来那天晚上自己昏迷以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而自己可能也昏迷很久了,要不然腿也不会瘦成这样,而残疾,是不是自己昏迷的时候摔倒了哪里?“橙儿,你怎么了?”老妇人在外面听到屋内有动静,怕甜橙想喝水什么的,所以赶忙进来询问,那苍老的关心的神情,让甜橙的心里一暖。“婆婆,我想下地走走。”甜橙勉强让自己笑着说着这样的要求,不知道她会不会生气,自己是个残废,她怎么没有扔下自己独自离去?要不然怕自己郁闷的情绪影响到老妇人,所以甜橙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尽量的温柔一些。“哎,橙儿,难道连一声娘都不愿意叫了么?”老妇人神情悲伤,叹着气,语气中尽显些无奈情绪,也难怪啊,都是自己这个老婆子害了孩子啊,好不容易盼到孩子能说话了,一出嘴居然就是冷冷的声音。这孩子这都十岁了,没想到声音温柔了,却是不承认自己这个娘了,老妇人怎么能不难过,天下母亲都为了孩子呕心沥血的培养,而到头来孩子如果不认娘亲的话,那么做母亲的没有一个人不会掩面哭泣吧,只是老妇人的泪已干,已经无泪流出了,但是脸上的悲伤却也是掩饰不住的。甜橙心里一惊,她说是我的娘,这是怎么回事?难道现在这个身体不是我的,这样一个问题出现在了甜橙的脑海中,然后抬头在屋内寻找着镜子,希望能看见自己现在到底是何等样貌,找了一圈,也没有发现一个镜子,连个渣都没有,甜橙一个叹气,算了吧,爱长什么样就什么样吧。只是现在甜橙知道这个身体不是甜橙的,而这具身体的灵魂去了哪里,甜橙也不知道,而这具身体的娘,却是眼前这个瞎眼的老妇人,甜橙想着既然占了她女儿的身子,那么我在这里的一天就尽一天的孝道吧,甜橙这样想着,心里就舒服了很多,但是看着自己的双腿,甜橙犯了难,这样如何治疗自己的双腿呢,连下地行走都不能,而且看现在这个家的家境,根本就无力承担高额的诊治费吧,怪不得刚才甜橙把药汁倒掉的时候,老妇人是一副无奈的神情了。“娘,有没有镜子?”甜橙尽量的语气温和,不想吓到这个瞎眼娘,一看这个娘就是个苦命的人,和甜橙一样命苦,所以甜橙也决定隐瞒下来自己不是她真正女儿的事实,顺其自然吧。老妇人听见了甜橙叫的那一声甜甜的娘,激动的手不知道放在哪里好了,呵呵,太好了,这么多年了,她的橙儿终于叫她娘了,太好了。“橙儿,你说什么?镜子,哦,对,镜子,娘这就去给你找。”老妇人激动的语调都变了声音,然后转身焦急的往外走去。

展开内容+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Copyright ? 2010-2017 光芒石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