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小说库?>?历史军事 >

梦若星辰漾心小说

梦若星辰漾心

梦若星辰漾心

10.0

手机阅读

编辑:朱颜瘦

作者:

时间:2019-09-13 02:57:29

绝世的容颜,绝世的善良,绝世的忧伤,若星辰般美好的她穿越到古代,却因三次误撞入他的怀中,而爱上了这个时代的皇上。是时光错弄还是姻缘巧牵?是红颜祸水还是美玉良烟?梦在星空下展开,荡漾人的心。

点评:不再遇见是对你我最好的结局。

第二章穿越时空一股清新的气息促使忧儿睁开了双眼,看着四周那些身着古装的人,忧儿不由的抱紧了怀中的木匣子,真的穿越到古代了。可是,该如何找到司马浩然呢?忧儿还是愿意称那个人为司马浩然而不是爹或者爸爸,毕竟他害自己的妈妈爱了一生亦忧伤了一声。到底是该怨他还是爱他呢?一些人的目光扫到忧儿身上,惊讶中竟不乏友好。忧儿弯了弯嘴角,古代其实也挺好,没有大城市中人与人的隔膜,也没有能刺伤忧儿的那种冷漠。“我的孩子落水了,快了救我的孩子啊!”听到有人呼救,忧儿向河边望去,发现一个小男孩正在水中扑腾着,河边一个妇女焦急的流着泪,忧儿忙放下手中的木匣子,跳入了水中……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一股淡淡的香气传来,忧儿揉了揉太阳穴,这是怎么了?头好晕哦!“姑娘,你醒了,小碟去找公子来。”一个粉衣女子看到忧儿醒来,焦急的跑了出去。疑惑的起身,才发现自己处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轻纱幔帐,檀木做的床散发出了丝丝幽香,秋日的阳光透过木窗恰好照暖了整个房间,美好的有些不真实。可是,这是哪儿?自己不是下水救人吗?怎么会在这儿?还有,自己木匣子怎么会放在床边呢?“姑娘,好点了吗?”一个低沉却富有磁性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忧儿走下床,只见一个白衣男子走进,抬头,定睛打量着白衣男子,他的微笑,他的举止,清新俊逸,温文尔雅,只是那黝黑的双眸中不时闪烁着忧伤的光辉。见忧儿这样看着自己,白衣男子微微有些惊讶“姑娘,又没有人告诉你你的眼神清澈的可以穿透一个人的心?”忧儿依旧抬头看着男子,眼中平静的不泛一丝涟漪。“这是哪儿?我怎么会在这儿?”“这是丞相府,我是丞相的公子司马琪风,沁水河边,姑娘下水救人时,我比姑娘快了一步,救人后不见姑娘上岸,就……”“哎呀!”忧儿突然的开口,司马琪风显然的担心,“姑娘还有什么东西丢了吗?”“不是不是,是我忘记我不会游泳了。”调皮的笑笑。看着忧儿单纯天真的样子,司马琪风突然大笑起来。这女子的天真,平静,爽朗,淡然,竟给了他一种想用一生呵护的感觉。“公子,老爷说有贵宾来临,请您去一下。”小碟走进,看着正开怀大笑的公子,惊讶。“小碟,好好照顾这位姑娘。”司马琪风止住了笑声,走出了房间。忧儿挨着床边坐下,这才发现自己竟然穿了一件淡蓝色古代的服装,“我的衣服呢?”忧儿开口问正在看着她的小碟。自己还要会现代,总不能这样回去吧。“姑娘的衣服湿了,公子担心您着凉,就命小碟给您换了,”小碟递上被剪开的毛衣和牛仔裤。“姑娘的衣服无带无扣,所以小碟就把它剪开了。姑娘,对不起。”“没事啦,我叫司马忧,叫我忧儿就可以了,小碟姐姐。”忧儿微笑的说。忧儿真挚的眼神,温和的语气,让小碟愣在了那儿,这些年来公子的冷漠,夫人的责骂,早让她无法相信世间还会有人会如此亲切的对自己。小碟顿时决定一定要呵护忧儿,不让她受伤。第三章认父烦心“我今天一定要见见这个奇女子,竟让我们风少爷亲自抱她回来。”一个尖锐的女声传来,随即,一个约35的妇女站在了门口,满身的珠光宝气,刺的忧儿睁不开双眼。“她就是那位女子吗?”妇人冷冷的问旁边的侍从。“是,夫人。”一旁的侍从毕恭毕敬的答道。妇人看着忧儿,这女子,水漾双眸,眉如远山,唇若红樱,观之可亲。心中一惊,却不屑的讽道“长得不错。不过勾引男人的把戏太烂了,别以为风儿抱你回来就代表喜欢你,不要太高估自己了,想嫁入丞相府,没门!”夫人说完,转身离去,不给忧儿任何说话的空“那个人是谁啊?”忧儿看着离去的妇人,心中满是不解,什么勾引男人,什么嫁入丞相府。“忧儿,你别在意,平阳公主就是那样脾气。”“平阳公主?”心里一惊,难不成是那个与司马浩然成亲害妈妈离开的平阳公主?“是啊,是丞相的夫人,风少爷的娘。”小碟解释道。“司马浩然是丞相?”心中虽是惊讶,语气仍平静如水。见小碟点了点头,忧儿忙抱起床边的木匣子,跑出了房间。“讨厌!一个丞相府用得着这么大吗?早知道就问清小碟丞相在哪儿了。”找了半天也找不到司马浩然,忧儿开始埋怨起来。“姑娘,怎么不在房间休息。”司马琪风突然出现在忧儿面前。“带我去见你爹好不好?”仿佛看到了救星,忧儿来不及解释,开口便问。“好。"司马琪风看着忧儿眼中流露的点点忧伤,便不忍拒绝她说的一切。司马琪风带着忧儿走到了司马浩然面前,“爹,找孩儿有何事?”“皇上一会要来讨论柳将军的事……你身后的女子是谁?”司马浩然看着忧儿,愣住,这女子的容貌和气质为何竟与婉儿是如此相像。忧儿冷漠的打量着司马浩然,虽近不惑,仍英姿勃发,透着一股令人景仰的男子气概,只是那眉宇见的冷漠让人不寒而栗。这就是让自己的妈妈忧伤了一生的男人吗?这就是自己的~~~父亲吗?“这个木匣子,你认识吧?”忧儿走上前,递上木匣子,她才不想认这个冷漠的人为爹呢,只想赶快完成妈妈交给的任务,然后离开。“婉儿?你怎么会有我送婉儿的匣子?婉儿呢?她现在在哪儿?她好不好?”司马浩然焦急的望着忧儿。一连问了好一个问题,“婉儿是我妈妈,也就是你们古代说的娘,”想起妈妈,忧儿的泪水便开始在眼眶中打转。“她死了,骨灰在这个木匣子里。”“婉儿,我对不起你啊!”司马浩然抱着木匣子,想抱着一件一旦放手便会失去的宝贝。半响,他放下木匣子,问道,“孩子,你叫什么名字?”“司马忧。”冷冷的语气。心中确是责怪,你知不知道妈妈为什么要给我起这个名字?你知不知道你害我妈妈忧伤了一生?“孩子,爹对不起你们母女,爹一定好好安葬你娘。”忧儿一声冷笑,一生的忧伤,一辈子的孤独,其实一句对不起就可以解决的,她一定要将妈妈所该有的要回来。“我希望你可以将我娘葬在司马家的祖坟里。”“可是孩子,爹可以将你娘好好安葬,认你做义女,可是爹不能认你娘和你啊!”“我娘爱了你一辈子,可到头来,你竟然连名分都不给她!”忧儿愤怒的看着司马浩然,转身,跑了出去。不顾司马浩然焦急的呼喊。

展开内容+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Copyright ? 2010-2017 光芒石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