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小说库?>?青春校园 >

俏皮小公主小说

俏皮小公主

俏皮小公主

10.0

手机阅读

编辑:愁蝶未知

作者:色咪咪的小木头

时间:2019-09-17 01:27:28

池幕铃馨,未宣国唯一的王室公主,俏皮可爱,美丽不可方物,深受父母宠爱。 青梅竹马的表哥,一夜间家破人亡,被迫流浪在外,面对心爱的人儿与血海深仇,该怎么决择? 韩毅国的太子,温文儒雅,从见到他的那刻起,早已占据了自己的整刻心。原以为到手的幸福,却受妈妈多番阻挠,妈妈与他有着什么样的仇恨? 乾英威...

点评:文章感情丰富,剧情合理,富有感染力

第二章瞒天过海“将军!将军!”春儿大声呼喊着朝前厅奔去,冷缮雄一听赶紧站了起来,看见春儿上气不接下气,一丝不安爬上心头。“将军……皇后……生……了,是个皇……皇子!”冷缮雄顿时振奋不已:“太好了!未宣国终于有希望了!快说,皇后怎么样?”“皇后过于疲劳,已经睡着了。”又紧喘了几口气,春儿渐渐平稳了气息。冷缮雄终于放下了心中的大石头,总算不负皇上所托,皇后和小皇子母女平安,真是太好了!“将军!将军!”刚安下心来,后院又一个丫鬟跑进了前厅,一见到将军,轻拍了胸口喘了几口气又说道,“夫人,夫人也要生了!”冷缮雄一听,立刻往沁怡园走去,“将军,不好了~”管家刘传突然跑了过来,“王公公带着一队禁军闯了进来!”“什么?!”冷缮雄一听,停住了脚步,吩咐春儿好生照顾夫人,自己赶紧和管家往门口赶去。还没有到大门口,就听到一声充满怒气的声音传来:“大胆!”只见王公公带着一队禁军已经闯进了园子里,王公公一见到冷缮雄,提高了声音,“冷缮雄,咱家奉了太后旨意前来,你府里的奴才竟敢阻拦咱家,难道你敢对太后不敬?!”此人正是太后身边的大红人王世安,平日里仗着太后撑腰作威作福,冷缮雄早就看不顺眼。想到如今皇上出征未归,皇后又被太后以莫须有的罪名赶出皇宫,命其在法华寺思过,现在皇后刚产下龙子这件事,一定小心谨慎,不能让太后知道。说到太后,也真是的,难道不是自己亲身儿子做皇帝就那么难以让她心安吗?皇上登基以来,对她已经百般忍让,奈何太后总是咄咄逼人,这次多亏了藏亲王恳求,才让太后恩准皇后在自己府里待产,不然真不敢想象皇后虚弱的身子如何在法华寺顺利生产。面对眼前气势汹汹的王公公,冷缮雄只得挤出一丝笑容:“王公公,那儿的话,我怎么敢对太后不敬。不知公公此番前来所谓何事?”“哼,”冷眼扫了一下冷缮雄,王公公双手作揖恭恭敬敬的说到,“咱家奉了太后的旨意,前来接皇后回宫的。太后她老人家说了,皇后身怀龙种,在冷府总住着也不成,她老人家宽宏大量,原谅了皇后这次所犯的错。”看见冷缮雄不为所动,气不打一处来,“怎么着,冷将军,还不快把皇后请出来!”冷缮雄脸色气得铁青,这太后也欺人太甚了!明知道皇后就要生产了,还让皇后舟车劳顿地连夜回宫,是真为皇后好,还是盼着皇后出事?现在皇后刚诞下皇子,不宜移动,该如何是好?“公公言重了,冷某怎敢。只是……”正在僵持中,春儿冲进了前厅,一见这阵势,吓得呆住了。冷缮雄顿生一计,一边朝春儿使眼色,一边说道:“皇后怎么样?生了吗?”春了楞住了:这将军是怎么回事,皇后不是两个时辰以前就已经生了吗,现在怎么还问?王公公一听,急了,难道晚来了一步?一把抓过春儿的手,厉声问道:“快说!皇后生了吗?生的是男是女?快说!”春儿一个吃痛,噙着泪水直摇头:“女的,啊,痛!”冷缮雄急忙说道:“公公,你怎敢大逆不道?!小公主是你一句男的女的来说的吗?”王安一惊,忙抽回了紧抓着春儿的手,压下心中的窃喜,说道:“咱家只是担心皇后,既然皇后刚剩下小公主,不易移动,咱家这就回宫回复太后去。”说着,赶紧带着禁军离开了冷府。第三章忍痛割爱见王世安匆匆离去,冷缮雄疾步朝沁怡园走去,一到门口,就见桂嬷嬷抱着一个婴儿走了出来,看到冷缮雄,桂嬷嬷笑着将手里的女婴递给他,“恭喜姑爷,是个千金!”冷缮雄激动的看着怀里双眼紧闭的女儿,初为人父的喜悦溢于言表。“将军~”听到屋内沁儿轻声的呼唤,冷缮雄将女儿小心地又递给了桂嬷嬷,走进了内室,看到沁儿满脸的汗水,一阵疼惜,“沁儿,辛苦你了。我们终于有自己的孩子了!”看着冷缮雄眼中的泪花,蓝沁有一丝愧疚:“只是未能给冷家诞下男婴……”不待蓝沁说完,冷缮雄用手捂住了她的嘴,安抚道:“沁儿,你怎么也和那些世人一样呢,是男是女我都喜欢,因为她(他)是你怀胎十月辛苦诞下的孩子,是我们俩的孩子。”蓝沁拉过冷缮雄的手,刚要开口,腹部又是一阵锥心似的疼痛,“啊~”“沁儿,你怎么了?桂嬷嬷,你快过来!”冷缮雄看着蓝沁痛苦的表情,担心不已。桂嬷嬷连忙放下手中的婴儿,走了过来,看见蓝沁痛苦的神情感到纳闷,随即看到了蓝沁未瘪多少的肚子,惊叫道:“天!大小姐肚子里还有一个!”半个时辰后,又一个女婴呱呱坠地。看着沉睡中的两个女儿和床榻上昏睡中的沁儿,冷缮雄的眉头锁得更深了,纵有太多不舍还是抱起了大女儿大步走出了沁怡园。桂嬷嬷刚巧进来看到了,紧紧地拦着了冷缮雄:“姑爷,您这是要抱着孩子去哪里?”看着嬷嬷担忧的眼神,冷缮雄狠了狠心:“嬷嬷,我不能让未宣国的未来葬送在我手里,两个女儿我只能舍弃一个!”桂嬷嬷也知道王公公来冷府的事情,却也无法阻拦,看着冷缮雄抱着孩子快步离去的身影,痛哭不已,大小姐,嬷嬷对不起你!“王安,王德!”王安和王德听到将军呼唤,赶紧跑到了前厅,见将军手中抱着孩子,桌上放着一个包袱,王安感到纳闷:“将军,您有什么吩咐?”“王安,这里有十万两银票,你和王德带着大小姐连夜离开这里去!”说着,冷缮雄将包袱递给了王安。王安吃了一惊:“将军,这是为何?”“你也知道我已禀明王安皇后诞下的是公主,虽然今天王安被我唬过去了,难保太后不会怀疑,明天肯定还会亲自来验证的,为了未宣国,我必须舍弃一个女儿,觉不能让太后怀疑。从今以后,你就是孩子的父亲!待日皇上亲政后,我一定会派人去接你们!”“将军!”王安跪在了地上,王德也惊了,想到将军对自己兄弟的知遇之恩,霎时红了眼眶。王安颤抖着双手从冷缮雄手中接过熟睡中的婴儿,“奴才一定会拼命保护好大小姐,照顾好大小姐,等待与将军重逢的一天!”“快快起来!从今以后,你们两兄弟再也不是我府里的侍卫,王安你就是这个孩子的父亲,我和沁儿就把女儿拜托给你们俩兄弟了!”“将军,您放心,我们两兄弟受您的照顾才能留下这条贱命,我们一定会善待小姐。只是这一去,不能再在将军身边伺候左右,您自己保重!”说着,王安就抱着孩子和王德连夜离开了冷府,只是没想到这一别竟是永远。

展开内容+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Copyright ? 2010-2017 光芒石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