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小说库?>?都市生活 >

从士兵到两杠四星小说

从士兵到两杠四星

从士兵到两杠四星

10.0

手机阅读

编辑:来路生云烟

作者:梁祖国

时间:2019-09-30 22:28:07

《从士兵到两杠四星》是一本都市小说,主要讲梁祖国魏慧丽的都市故事,一个简单平凡的家庭,正直而正确的教育,一腔爱祖国的热血。看一个小乡村伙子一步步奋斗前进,在家人战友的帮助下册,慢慢当一名合格的士兵。“一片树林里分出两条路,而我选择了人迹更少的一条,从此决定了我一生的道路。”一百多年前,美国诗人罗伯特·弗罗斯特在《未选择的路》中描述了难以揣测的人生。。

点评:文章文笔优秀,精彩非常,引人阅读

稿子见报后,多数人给予了称赞,但也遭到一些人的嫉妒和非议。也就是人们常说的“红眼病”。有的说,“还不是瞎猫碰到了死耗子,再上一篇看看?”还有的说,“这是不务正业,是名利思想在作怪。”出乎他们预料的是,十多天后的12月28日《前卫报》二版,又以“某新兵连建立新兵特长爱好登记卡片”为题,再次刊登了我写的文章。这下在全团引起轰动,一个新兵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连续在报纸上刊登两篇文章,这在全团过去是从没有过的。

由于连队在村里执行施工任务,管理不便,我们自由支配的时间相对比较多。在新兵连时,我就听说部队以后提干必须入军校,也就是从我们这一批兵开始可以考军校了。我把这个消息写信告诉了家里,父亲早早就把我的高中课本寄来了。这样在课余时间我就有计划地学习高中课程。

(原载济南军区《前卫报)1981年6月7日一版)

巡回报告一结束,我就顺其自然地被借调到团政治处当了专职报道员,实现了我原来的设想。

三个多月的新兵训练结束了。我们终于戴上了红领章、红帽徽分到了各自的单位,成为一名真正的解放军战士。我们公社比较熟悉的杨军分到了一营营部,李学军分到了二营营部,刘春河、李德元分到了通信连,尹分江分到了三炮连,就我分的最差——步兵六连。一听就知道没有什么技术含量。

父亲未能说服我,心里自然有些不高兴,但听了连队领导和刘排长对我的介绍,还是心满意足地回去了。

几度风雨骤几度雪飞春,以往的欢笑依然在梦中。

四连炊事班长李久生,当了六年炊事员。在这期间,他虚心向老炊事员请教,并先后阅读了《烹调技术》《中国名菜谱》《营养学》等十几本有关书籍,还利用探家机会到湖南省的4个着名饭店取经,对烹调技术比较熟练。李久生看到自己快要离开部队了,就抓紧时间总结了6年来的炊事工作经验,并翻阅了40多项技术资料,不顾疲劳,认真编写《野炊》《粗粮细做》《烹调》等技术资料和经验体会。六连炊事班长陈成伦对改灶节煤有一些办法。最近他利用业余时间,总结出节煤的经验,传授给同志们。

不管大禹治水也好,仪狄作酒也罢,都透露出禹城人的自豪和骄傲!在这片土地上,孕育过中华民族一代又一代的先贤,涌出过一批又一批的英雄豪杰之士。故乡以他们为自豪,他们也以故乡为骄傲!

原来,这里是山东省昌邑县一个叫岞山的小站。搞了半天连山东还没出去哪!那时当兵保密工作做得特别好,我们根本不知道到哪里去。我们全部下车后,在带兵的领导指挥下纷纷登上了“大解放”,“大解放”在崎岖不平的山路上又颠簸了近两个小时,终于来到一个有军人站岗的大门口。我们下车后,看到了“热烈欢迎新战友!”的标语;听到了欢快的锣鼓声。

这次可没有上次那么幸运了。晚上,班里召开班务会对我进行了严厉地批评教育。我也只有痛哭流涕,接受大家的严厉惩罚。心想,不管怎么批,只要不把我退回去就行。徐班长最后说:“你们下连后,主要是执行施工任务。要是上前线打仗,凭你的射击和投弹成绩,非把你退回去不可。”听到这话,我的心终于放到肚子里了。

故乡的山故乡的水,故乡有我幼年的足印。

梁祖国魏慧丽小说《从士兵到两杠四星》,作者文笔极佳,题材新颖,推荐阅读,这里提供从士兵到两杠四星梁祖国魏慧丽小说阅读。从士兵到两杠四星小说精彩节选:1979年12月7日,是我今生难忘的日子。就是在这一天,我拿着奶奶、父母、叔婶和姑姑们给我的16元钱,背负着他们的殷切希望,告别了故乡、亲人和朋友,踏上了漫漫的从军之路。

这个叫店子的小村隶属山东省安丘县景芝镇。虽然这里属于丘陵地带,但与我老家比起来还是要富裕一些。我住的这家房东跟我家情况差不多,也有6个孩子。看到这家不辞辛苦、日夜操劳的女主人,我就常常想起我的母亲。我们班住在两户人家,于桂河跟班长住在一起;我和副班长住一起。我们的班长叫陈成会,副班长叫孙启新,一个是山东省新泰县;另一个是山东省新汶县,都属于泰安地区。我们到班里后,陈班长找我们两个新兵谈得最多的就是“男女关系”问题。因部队移防几年后,每年战士退伍时都把周围几个村的漂亮姑娘给带走了,引起地方青年们的敌视,严重影响了军政、军民关系。尤其是我们连的一位班长,与店子村的“村花”黏黏糊糊,使村里一位早就暗恋那位姑娘的小伙子找到连队要与那位班长“决斗”,最后,那位班长受到了纪律处分。1979年初的对越自卫还击战开始前,他写了血书要求上前线争取“立功赎罪”。当时,团要在我们连队选拔16人参战,连队怕他继续待在村里惹是生非,就批准了他的要求。没想到这位班长却因祸得福,在战斗中英勇杀敌、荣立战功,被破格提拔为军官。

有一次,我们新兵连组织到澡堂洗澡。洗澡,当然要脱光了衣服,这是太自然平常的事情了。可是,一百多个新兵全脱得光溜溜的在一块洗澡,我们农村兵可没见过这种阵势。在家时,冬天也就是烧盆水自己用毛巾擦擦,夏天就到河里去游泳了。在大庭广众面前,我非常难为情,磨磨蹭蹭就是不想脱衣服。当我看到城市兵都大大方方脱光了下去,我才尴尬万分、慢腾腾地脱衣服,下到水池一个不被人注意的角落里。像我这种情况的在农村兵中不算少数,还有的穿着裤衩就下去了,又引起城市兵的一阵冷嘲热讽。

射击结束了,大家都兴高采烈地唱着“日落西山红霞飞,战士打靶把营归,把营归……”我却只张嘴不出声,黯然神伤。

“一片树林里分出两条路,而我选择了人迹更少的一条,从此决定了我一生的道路。”一百多年前,美国诗人罗伯特·弗罗斯特在《未选择的路》中描述了难以揣测的人生。

美丽的故乡,孕育着丰富多彩的文化,流传着许多耐人寻味的神奇故事。“大禹治水”就是其中之一。

每当夜深人静、思乡心切时,我都会轻轻吟唱着名女歌唱家程琳的那首《故乡情》:

展开内容+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Copyright ? 2010-2017 光芒石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