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超好看的穿越宫斗小说
超好看的穿越宫斗小说

超好看的穿越宫斗小说

6部相关小说
穿越之后的女主凤凰涅盘,在后宫和美人们斗智斗勇,作为只拥有现代生活技能的穿越女,对于古代后宫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又该如何应对呢?超好看的穿越宫斗小说包括了超好看的穿越宫斗小说排行榜,古代穿越宫斗完结小说大全等内容,这里有最酣畅淋漓的穿越宫斗小说,将宫闱斗争的残酷描写的淋漓尽致,让你过足穿越瘾!
  • 锦绣农妃:妖孽相公宠不停 锦绣农妃:妖孽相公宠不停

    编辑:渐渐春风老 作者:苏褒姒

    所属类别:浪漫言情

    主人公叫沈竹清黎大郎的小说叫做《锦绣农妃:妖孽相公宠不停》,是作者苏褒姒创作的古言情小说,内容主要讲:莫名其妙穿越成了未婚先怀孕的乡村小白痴身上,他只想说:“您大爷的!”极品欺他卖他,直接打趴;极品笑他辱他,他反手两耳光;少女狂笑,“一群渣渣!”谁知他正虐渣虐的爽歪歪的时候,却冒出个猎户少年帮他打脸,...周围似乎除了孩子的叫喊声,还有一些嬉笑之声,沈竹清无奈的睁开眼睛。。…

  • 王妃霸气侧漏 王妃霸气侧漏

    编辑:岁月流歌 作者:云棠

    所属类别:穿越幻想

    主人公叫宁久泉虞赫的小说是《王王妃霸气侧漏》,本小说的作者是云棠最新写的一本古言情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一场谋杀,他变成了7王爷的侧王妃,不仅如此,肚里还怀了一个宝宝,清纯妹纸喜当娘,可宝宝他爹是谁?王爷整天爱吃醋,作得天翻地覆,这个世道如此,还怎么在王府里待下去?不行,他要逃出去,他要找前任!...宁久泉眼睛不知道该看向哪里好,也一句话没有说,坐在桌子上,捏着筷子夹着一块鱼肉慢条斯理的吃着,心中忍不住疑惑,这个虞赫和宁久泉到底是怎么回事?要是不喜欢宁久泉的话,干脆别过来啊。宁久泉现在最不想面对的人就是虞赫,要是虞赫发现她不是宁久泉那不一定会做出什么事来。。…

  • 大叔爆宠小甜妻 大叔爆宠小甜妻

    编辑:山边的诗与风 作者:沐婉兮

    所属类别:浪漫言情

    主人公叫李漱白关晓宁的小说叫《大叔爆宠小甜妻》,它的作者是沐婉兮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述的是:一场意外的相识,使小医师关晓宁深深记住了那个男生,重逢之后才发现她是前景远大的大角色。有意无意的相守。...据说五月是巴黎最好的季节,尽管也会下雨。那天,遇到他的时候,正好也是个阴天。天气不是很好,塞纳河边依然是游人如织。关晓宁喜欢在这样陌生的地方行走,一切都是新鲜,虽不曾奢望会有颜遇——要说颜遇,还是去海边比较多一些——毕竟,这个城市里不会再有肖邦。停下脚步,抬头看天,从早上就开始阴着的天空,却不知何时会下雨。偶尔回头,这才发现自己已经到了一所陌生的建筑面前,往相反的方向看去,越过塞纳河,便是卢浮宫。当然,从这个角度并不能看到那小金字塔。巴黎的建筑,似乎和这个城市的历史紧密融合在一起,每一堵墙,似乎都可以触摸到往昔的岁月。这所建筑,从铭牌上看,似乎是那所着名的艺术学校。如果不曾步入这古老的校园,她便不会见到他,那个手捧着一本小册子认真研究的男人。他时而掏出小册子看着,时而目光投向周围。在这个欧罗巴人统治的国度里,像他这样一位身着黑色风衣的东方男人,绝对是个异类。关晓宁看见他,便不自主地停下脚步。而他那不经意的回头,却着实让她的心陡然乱跳起来。如果说,在阴暗天空下,伫立在古老遗迹边的他是一副意境深沉的海报主角,那么,这惊鸿一瞥,便如春日阳光下的凡尔赛宫花园。关晓宁平复了心情,见他始终站在原地,便主动走了过去。“Bonjour!您好!”她礼貌地问了句。他愣了下,很快就露出笑容,关晓宁这才发现,他笑起来更让人心动。难道这就是剩女的悲哀么?尽管她不是外貌协会,心跳却还是会被这样一个陌生男人的神情所牵动。“真好,您会讲普通话。”他说。他的声音,低沉浑厚,字字清晰。关晓宁笑了下,抬头看他,这才发现他比自己要高出半个头。“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她问,一看他这样子就是个游客,而且,似乎并不比她要适应这陌生的氛围。“抱歉,我不认识法语,对着这笔记本,根本找不到地方。不知您能不能给我指一下?”他说。关晓宁从他手中接过笔记本,他指着上面的一个词问她“这是哪里?你知道吗?”大学时,跟着同宿舍姐妹辅修了一年的法语,现在虽然忘的差不多了,可好歹还有些底子。于是,关晓宁便主动为他做起了向导。他极少说话,关晓宁也只是为他指指路,然后一直跟着她。对于这些西方雕塑,她并没十分的兴趣,默默看着他如同朝圣一般在这艺术殿堂里缓步穿行。“呀,下雨了!”两人走出大楼,才发现一直攒在云中的雨落了下来,关晓宁惊呼一声。雨势不大,无声地从空中落下,怪不得刚刚一直没听见。两个人站在门口,抬头望着天空。“我就带了一把伞。”她说。看着这雨也不知道几时可以停,可她也不愿在这样一个安静的地方呆太久。“抱歉,都是我麻烦您——”他说。关晓宁笑了下,道:“没关系,我带了伞。”想了想,又说,“要是您不介意的话——”说着,她从小包里掏出一把折叠伞,撑开来。“多谢了!”他微笑着说。她什么都没说,就撑着伞走下台阶,回头看了片刻,他就跟了上来。关晓宁注意到,他把那本小册子很小心地装进了风衣的内置口袋。他的个子高,她撑着伞没多久,便觉得胳膊有些酸,他也没说话,就将伞接过来撑上,还特意把伞面朝她的方向倾斜了过去。“刚才太感谢您了。”他说,“忘了自我介绍,我叫李漱白,漱口的漱,清白的白,您呢?”“关晓宁!”“关宁?就是那个关宁铁骑的那个?”他问。“是啊,以前我叫关宁,后来就加了个春晓的晓字。”她说。“哦?为什么?”他不禁也好奇起来。“冲冠一怒为红颜。”她说。他哈哈笑了,摇摇头。雨滴,啪啪落在伞面上。不知是什么缘故,关晓宁竟觉得这雨声都像是音乐一般。“刚才谢谢您帮我,我想请您喝杯咖啡,呃,应该是这样的吧?”他停下脚步,看着她。“那,就不客气了!”她侧过身看向旁边的咖啡店。他极绅士地做出“请”的动作,关晓宁笑了笑,就朝着咖啡店走去,他赶紧跟上为她撑着伞。关晓宁一直觉得,那天的一切都仿佛是冥冥中注定的一般,她回头看见他,为他做向导,还有后来的雨,以及那浓浓的咖啡。事隔多年,她依旧记得,当咖啡端上来的时候,他似乎没有怎么动。他说他想念国内的茶,出来好多天,喝了太多的咖啡,感觉都胖了。她心里忍不住会笑,为什么一个男人还这么在意身材?直到后来她亲眼看到他那棉质衬衫底下的身躯时,才开始尽力将他和咖啡隔离开来。巴黎的雨,调皮地在地面上跳动着,如同她那颗不安的心。他看向窗外,那英挺的轮廓,还有举手投足间透露出的感觉,似乎就是那个词的现实解释:落拓俊逸!看着这样的他,这样的场景,比这些日子她看过的所有名画都要意境深远。有些瞬间,她甚至感觉他就是从画中走出的人,不染一丝灰尘。他因何来此?为何要在这样一个艺术学校寻找记忆?这一切的疑问,都不及他带给她的视觉享受。我来到这里,只是为了遇见你!后来,当关晓宁对他说起那日的情形,说起自己的感觉时,他竟笑得那么意外。他说,她是世上唯一一个觉得他那么美好的人,而他,也不曾想到浪漫的巴黎,会给他一生难忘的挚爱。巴黎的雨季,浪漫的旋律。在熟悉的闹钟声中,关晓宁又迎来了熟悉的清晨。十一月的江城,和中国北方的许多城市一样,进入了寒冷的冬日。这样的冬日,朝阳总是懒洋洋的,关晓宁每次看见那初升的日头,就感觉太阳和自己一样,都想赖床。然而,太阳没有机会赖床,关晓宁也是同样。江城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家属区,和医院隔了一条马路,关晓宁从宿舍楼下来,寒风就钻进领口。她系紧围巾,快步跑向家属区大门,在门口买了一份煎饼果子和豆浆,提着走向医院的后门。今天是周日,轮到她值班。到二十一楼的办公室,一边和交班医生交接,一边用了五分钟就把早饭解决了,然后换上工作服。交接完毕,时间刚好七点半。关晓宁便打开电脑,重新核查一遍病人们的治疗记录,手机就在这时候响了起来。“姑姑,什么事?”姑姑在晨练回家的路上给关晓宁打来电话:“那个小陈,你怎么又给拒绝了?你这样子,以后谁愿意给你介绍对象?”那个小陈,昨天是第二次见面,第一次因为姑姑陪着相亲,没好意思说什么。昨天关晓宁就直接给拒绝了,她不喜欢那个人。“我还没有到打折甩卖的地步。”关晓宁道。“你看看你都多大岁数了——”姑姑在那边喋喋不休,关晓宁直接把手机放在电脑边,等着姑姑说完。十八岁上大学,本硕连读七年,工作整整两年,今年已经过了二十七岁的关晓宁,在亲戚们的眼里,俨然是步入了剩女行列。是谁说女孩子到了这个年纪就要把自己打折甩卖出去的?她不是不想嫁人,只是,没有遇上自己喜欢的人,就要随便凑活吗?她的这种想法,不知让多少人笑话了。到了这个年纪,难道连恋爱的权利都没有吗?姑姑在电话那头喊了半天没有回应,气的直接挂了电话。毕业以后,关晓宁的工作签到江城市第一医院,这里只有姑姑一个亲人。这两年,姑姑为了她的婚事,不知想了多少办法,找多少人给她介绍对象,可是没有一次成功的。关晓宁看了一眼手机,就装进了裤兜里。“看你这样子,又被你姑逼婚了吧?”护士长张芬坐到她身边,笑问。“**脆挂个牌子去大马路上求人收留算了,这日子,简直难受死了。”关晓宁欲哭无泪。张芬拍拍她的肩,笑道:“你这是婚缘没到,等婚缘来了,你想逃也逃不掉。”关晓宁笑而不语,张芬边喝水边问:“你姑担心的也不是没道理——”“芬姐,你觉得我的脸上写着‘渴望男人’四个字吗?”关晓宁歪着脑袋,笑问。“看见了,不止呢,你还写着‘哪位帅哥赶紧收留我吧’。”张芬在关晓宁的脸上一下下指着,说道。“那么多字?我脸上装不下。”关晓宁笑道。“你这孙猴子就等着你的如来佛来收伏吧!”张芬叹道。不是没有如来佛,而是遇到了,却又错开了。关晓宁不禁想起五月巴黎的那个雨天,那个如诗一般的男人,那个温柔的笑容,那深邃的眼眸。“听说昨天来了不少人探望2103的沈主任。”张芬道。“没人来才奇怪呢!”关晓宁道。沈主任以前做过江城市市委书记,后来到了省里做了副省长,退休前是省人大副主任,去年刚刚退休,回到了自己战斗了几十年的江城市养老。“可惜没看到李市长。”张芬叹道。关晓宁笑了,说:“我怎么从你脸上看到‘我是花痴’四个字?”“去,你见过李市长吗?我这辈子是没见过那么帅那么有内涵的男人了,可惜啊,唉,只能过过眼瘾。”张芬又是长长叹息。关晓宁快笑抽了,道:“芬姐,姐夫也是帅哥一枚,你就别花心了。”“你这丫头,要是见了李市长,你这颗少女之心啊,嘿嘿,我就不信不会燃烧。”张芬道。“那种大腹便便、秃了半个脑袋的大叔啊,不会让我燃烧!”关晓宁道。“大叔?你开玩笑吧?李市长多大你知道吗?才三十几岁——”张芬见关晓宁的眼睛盯着电脑,手指滑动着鼠标,也不说话了。“哦,你说的李市长是沈主任的什么人?我从不看新闻的。”关晓宁问。“女婿!”张芬道。“哦,有妇之夫啊,那我更不会燃烧了。”关晓宁想了想说道。“啊?”“别人的老公,再怎么帅,都是别人的。虽然呢,老公都是别人的好。”关晓宁自言自语道。张芬刚要说什么,负责沈主任病房的护士就来说“关大夫,沈主任请您过去一下”。还没到查房的时间,关晓宁赶忙挂上听诊器,拿上病历夹和血压计就走出了办公室。如今还是住院医的关晓宁,五月份从法国度假回来后,就被主任从原来的内分泌科调到二十一楼的干部病区了,填补一位刚刚读了博士的同事的缺。二十一楼太安静,关晓宁适应了好久。快步走到2103号病房门口,她也没看里面,就直接推门进去了。外间是会客的客厅,里面有两间房间,其中一间是沈主任住的房间。“沈主任——”她礼貌地问了一句。“哦,今天是小关大夫啊!”沈主任笑着说。“是我,您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关晓宁走到床边,问。“挺好的,就是想问你一下,我——”沈主任话还没说完,就被一个男人的声音打断了。“爸,您拉医生来也不行,不能让您吃。”关晓宁是背对着门的,而那个人正在门口。听到这个声音,关晓宁突然一阵恍惚,似乎他不是站在她的身后,而是,而是穿越了无尽的时空,从她的记忆深处飞速而来。她艰难地转过脸,似乎想要确定是不是他,而他却已经走到她背后。“爸,您就忍忍,等您血压降下去了,再——”他说。眼中依旧是记忆中的笑容,只是,人,还是那个人吗?关晓宁望着他,而他,似乎也因为这意外的相逢而愣住了。四目相视,只是瞬间,他便恢复了正常。。…

  • 爱上你,是我的罪小说 爱上你,是我的罪小说

    编辑:惊起绿窗眠 作者:碧潭飘雪

    所属类别:短篇小说

  • 苏锦陆霆琛小说 苏锦陆霆琛小说

    编辑:忘川情 作者:夕夏cc

    所属类别:浪漫言情

    苏锦陆霆琛小说《恰似星辰落深海》,作者:夕夏cc,提供苏锦陆霆琛小说阅读。恰似星辰落深海小说主要讲述了:苏锦就是爱得太卑微了,就是因为她一再的卑微忍让,导致她的丈夫陆霆琛将她视为空气,还将她的妹妹带回家,睡在他们的婚床上,留下苏锦一个人默默的在客厅垂泪。哪做错了什么,为什么上天要这样惩罚她?…

  • 神瞳狱少 神瞳狱少

    编辑:诗酒止步 作者:宝书生

    所属类别:都市生活

    《神瞳狱少》又名《山村透视兵王》的作者是宝书生,这是一本未完结的都市小说,全文主要讲述了:项少龙是最顶级特种部队的狼王,为了给兄弟报仇,他一夜之间杀光对方的人,却因触犯纪律,在监狱里待了三年。如今他终于自由了,他身怀异瞳,具有透视的神奇功能,治病救人,发家致富样样精通,他定能站上那人生的巅峰。…

小说合集 最近更新

Copyright ? 2010-2017 光芒石文学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